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梆子 > 梆子新闻 > 正文

上党梆子《赵树理》



赵树理是晋城市沁水县尉迟村人,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位文学巨匠,也是“山药蛋派”的领军人物。他那根植于现实生活、反映农村与农民的作品,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其代表作品《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2006年9月24日,是赵树理诞辰100周年纪念日,为纪念和缅怀这位伟大的人民作家,作为全省纪念赵树理的系列活动之一,晋城市上党梆子剧团历时三年,排演了上党梆子现代戏《赵树理》。

上党梆子《赵树理》是一部人物传记体戏剧,该剧以赵树理上世纪30年代离家逃难投身革命至上世纪70年代离京返晋与世长辞前的几段真实故事为素材,以赵树理的家风家事为视角,以赵树理一生酷爱的家乡戏为载体,讲述了这位深受人民崇敬的人民作家所特有的平凡而伟大的人格魅力、平淡而美丽的爱情传奇、平实而淳朴的农民情结、平常而绚丽的人生轨迹。从其“出逃”、“纳妾误会”、“王天佑要官”、“送女下乡”、到“挨批受挫、执意捐官”,直到“文革”中被摧残与家人的生离死别,整个剧情环环相扣,跌宕起伏,生动感人。剧中三次吟唱赵树理和妻子新婚洞房中的“白头约”:“我不嫌你小脚没文化,我不嫌你二婚带个娃,一辈子两人不变卦,谁要变心是赖蛤蟆!”这条纽结二人的感情线,把赵树理的伟大人格与才情呈现在了观众面前,让人们领略到了一个真实而可亲可敬的人民作家的风范。

该剧阵容强大,特邀著名戏剧导演谢平安担纲执导,国家一级编剧张宝祥担任编剧,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张保平、吴国华夫妇饰演赵树理及其妻子关连中,灯光、舞美、唱腔、音乐、配器、指挥也均由国家一二级大师担纲。同时,该剧堪称一部大制作,据称,仅舞美灯光投入就过百万。

第一场

画外男:哎,提起那老赵人崇敬,他是那太行的文曲星,文好人好道不尽,透过家风说其人,透过家风说其人。

旁白男:那是谁?赵树理,你在干什么?

老 赵:我在写东西。

旁白女:写东西?你在写?

画外音:清粼粼的水来,蓝格莹莹的天

旁白女:你在写小二黑结婚?

老 赵:不。

旁白男:你在写《三里湾》?

旁白女:《李有才板话》?

老 赵:不。

旁白男:你在改《三关排宴》吧?

老 赵:都不是

旁白男:你到底在写什么?

老 赵:我在写检查。

旁白男:写检查,检查什么

老 赵:他们要我交待,1937年出狱的事。

旁白女:你是怎么出来的?

老 赵:险,险,险啊!逃出来的,我是从警察局里逃出来的。

(一九三七年 山西沁水)

赵树理:义兄营救出虎口

月黑风高离古州,猛见火光在身后,甩掉追兵用计谋。

宪 兵:鞋! 追!

赵树理:哈哈,

一只鞋引开几只狗,狗日的进山我出沟,沁水,尉迟村赵家

赵 父:不好。

赵 母:他爹,挂上怎么说?

关连中:怎么说呀

赵 父:咱儿子,这回难逃厄运了。

赵树理:妈。

关连中:谁?

赵树理:是我,树理。

赵 母:树理。

赵树理:妈。

赵 母:儿子,你是怎么出来的?

赵树理:我是逃出来的,女儿好吧?

赵 母:好,好。

赵树理:太湖呢?

关连中:睡下了

赵 父:你过来,跪下。

赵 母:啊呀死老汉,树理刚回来……

关连中:爹,树理他…….

赵 父:住口,两个女人四只小脚,哪有你们说话的份。跪下!

赵 父:给你爹认错。

赵树理:爹,我没错

赵 父:还说你没错,你为啥要跟共产党来往?共产党里有你爹,还是有你妈?

赵树理:共产党里有穷人的大救星。

赵 父:这,念了几天书忘了你姓啥了。你爷爷给你起名树礼,是要你一辈子恪守礼义,非礼勿听,非礼勿动,非礼勿

赵树理:爹,我把名字改了。礼义的礼改成真理的理,我一生都要追求真理。

铁牛叔:树礼,快开门,我是铁牛。

赵树理:铁牛叔。

铁牛叔:树礼,狗日的杨家人看见你回来了,大院里嚷嚷着要对你下毒手。要走你快走,我走了啊。

关连中:孩他爹快逃命吧。

赵 父:等一等,看看挂上怎么说。不好今夜出门有血光之灾。

关连中:爹,都火烧眉毛了还算什么卦。快,从后门走。

赵 父:儿啊,山药蛋逃难能顶饭

赵 母:粗布衣出门御风寒

赵树理:带好太湖和广建

关连中:玉镯路上当盘缠

关连中:快走。 鞋——孩他爹,鞋——

孩他爹逃难跑的快,没顾得换双新布鞋

画外唱:桃花花开了杏花花败,一年年等你不回来,桃花花开了杏花花败,一年年等你不回来 不回来

第二场

(一九四三年 山西沁水尉迟村)

赵 父:广建他妈,你又在那里望什么呢?

关连中:爹,听说晋城来了八路军,树理也许能回来。

赵 父:能回来,他早回来了。这败家子,走了已经好几年了,连个音信都没有,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关连中:树理还活着。

赵 父:你听谁说的,听谁说的?

关连中:我觉得他还活着。爹你不是说你算卦灵验吗?咱给树理算一卦吧。

赵 父:哎,我算过多少回了,凶多吉少啊

关连中:爹,让我给树理算一卦。

赵 父:好,洗洗手。

关连中:哎

赵 父:咦,好卦!好卦!

关连中:好卦?

赵 父:这败家子还活着。

关连中:活着?

赵 父:他不仅活着,还当官了。

关连中:当官了?

赵 父:他不仅当官了,还纳妾

小广建:爷爷爷爷,什么是纳妾呀

赵 父:小孩子,别多嘴。广建他妈,你也别难过,这男人做官纳妾,古今有之,古今有之啊。

关连中:我不信

赵 父:什么,什么

关连中:我不信

赵 父:这是卦上说的,时来运转,时来运转啊。哈哈哈——

关连中:他真的要当癞蛤蟆?他真的要带个女人回来吗?我不信,我不信——

旁白男:不信?你们看,赵树理真的带回一个女人来。

女八路:老赵,这就是尉迟村?

赵树理:哎,前面就是村公所,隔壁就是村长家。

女八路:谢谢你带路

赵树理:哎

女八路:回头见

赵树理:哎。

赵树理:回家了,回家了——

徒步跋涉回家园,千里路程十日还。

赵 母:你是?

赵树理:妈。

赵 母:树理?

赵树理:妈。

赵 母:儿啊——八年来未听见儿喊妈,一声妈喊的我好心酸!

赵树理:妈,我爹呢?

赵 母:你爹?儿啊,连中回来了,妈先给你弄吃的。

赵树理:哎

(关连中回来)

赵树理:连中。

关连中:你?

赵树理:我是树理呀

关连中:树理,树理——

赵树理:连中,连中。

关连中:树理,你八年不回家,咋连个音信都没有?

赵树理:咱沁水是敌占区,没法通信啊。

关连中:你是一个人回来的?

赵树理:不,还有一个女兵。

关连中:女兵?我刚才路过村公所,是看见一个女兵。

赵树理:是啊,她是我领回来的。

关连中:她是你领回来的?

赵树理:是啊,没有我,她哪能找到家呀?

关连中:这?(愤然出走)

赵 母:树理,你真的领回一个女人来?

赵树理:是啊。(阻拦)连中,你,你要去哪儿啊?

赵 母:你呀你呀,你头一个媳妇病死了,这一个媳妇又守活寡,你又在外边,你,你作孽呀你。

赵树理:我做什么孽啦

关连中:你别装啦!

你一走八年无音讯,村里人揣测乱纷纷,都说你在外走时运,披红挂绿又成亲,众说纷纭我不信,一心一意等夫君,等了春夏等秋冬,等回薄情负义人,你带着新欢回故里,我领着女儿离家门。

赵树理:哎,你要是真的走了,那个女兵可就来了啊。

关连中:啊,我,我不走了!

赵树理:呵呵,哎,你不走了?

关连中:不走了,我看他谁敢来!

赵树理:哎,你听我说嘛。

关连中:我不— 听——

赵树理:哎,你弄错了,那个女兵,是老村长的大侄女,头一回来大伯家,我在县上遇上她,一块回来的。(连中起,树理掉下)哎,哎呦。

关连中:哈哈

赵树理:你还笑

关连中:你真的在外边没找女人?

赵树理:你要是起了疑心啊,那我跟你实说了吧,我在外边有一个女人。

关连中:啊?你在外边有女人?

赵树理:对

关连中:哎呀。

赵树理:这个妇女好人品,圆圆的脸蛋大眼睛,贤淑善良又勤奋,三十出头正年轻,我与她相逢有缘分,她是我身边贴心人,朝暮厮守八年整,今日双双回山村。

赵树理:连中啊,你不想见见她?

关连中:她,她在哪里?

赵树理:她在这里。

关连中:你!玉镯!

赵树理:对,是你的玉镯。玉镯伴我踏征程,见镯如同见连中;说什么在外另婚娶,赵树理不是那号人。

关连中:你如今是有头有脸的人了,真的不嫌弃我?

赵树理:不嫌弃,咱俩在洞房立过白头约,你忘了?

关连中:白头约,我没忘。

画外男:我不嫌你小脚没文化

画外女:我不嫌你二婚有个娃

画外男:一辈子咱俩不变卦

画外女:谁要是变心是癞蛤蟆

赵树理:

关连中:癞蛤蟆,癞蛤蟆,癞蛤蟆——

(众相亲上)

王天佑:表哥。

赵树理:哎呀,老村长

老村长:你可回来了,村里人都说你牺牲了。

村 民:哎哎哎,后来呀,听说你没死,还当了作家了。

老村长:哦,李有才结婚,小二黑板话都是你写的?

女八路:大伯,你说反了,是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

赵树理:是啊是啊,我还带回几本来,有时间大家都看看。

村 民:哎,树理哥,听说你在外边又娶了个女人?

关连中:瞎扯,他才不是那号人。

王天佑:表哥,不对呀,这里——好像有股什么味呀

众人 :什么味?

赵树理:不瞒大伙说呀,刚才这里打翻了一个醋坛子。

众人 :哈哈哈哈

小广建:妈,妈——

关连中:广建,你爹回来了,快叫爹。

小广建:爹。

赵树理:哎呀,好俊的闺女呀。连中,咱爹呢?

关连中:咱爹?

赵树理:广建 你爷爷呢?

小广建:爷爷,爷爷让日本人杀死了。

赵树理:爹——

儿弹丝竹泪沾襟,爹在黄泉听乡音,声声倾诉国耻重,曲曲哭泣家仇深。

第三场

旁白男:赵树理,不写检查弹三弦,你是硬顶软磨啊。

老 赵:我是黄连树下弹三弦

旁白男:黄连树下弹三弦,什么意思?

老 赵:苦中做乐。

旁白女:赵老师,我是一个喜欢读你小说的人,对你现在的处境,我深表同情。现在谣言满天飞,他们说你利用职权给亲戚谋私利,有这事吗?

老 赵:没有啊。

旁白女:他们说有个叫王天佑的人,去北京找过你?

老 赵:王天佑?对,王天佑他是来北京找过我。

一九五四年 北京 赵家

关连中:老赵,饭都热过两遍了。

赵广建:爸,吃了饭再写。

赵树理:好,好,好。广建,要好好学习啊,再过两年啊就要考大学了

赵广建:你别说啦,我的耳朵都磨出茧子来啦。

赵树理:这(俩人无奈)

关连中:老赵啊,你一夜没睡,写的不顺手吧

赵树理:哎,我这小说啊,名字一直起不好

关连中:我给你起。

赵树理:哎,好啊。

关连中:你这小说是写?

赵树理:写合作化的,我想叫,川底庄办社

关连中:不好听不好听,那川底庄是啥样啊

赵树理:村后是大山,村前是河湾。

关连中:河湾有多长?

赵树理:河湾三里半。

关连中:哦,三里河湾,三里河湾,三里湾。

赵树理:哎,对,就叫三里湾办社。

关连中:啰嗦啰嗦,不如就叫—

关连中:

赵树理:三 里 湾—

赵树理:哎呀呀,了不得了不得。

关连中:啥?

赵树理:一颗明珠土里埋,赵树理的老婆是人才。

关连中:对,别看老婆不识字,会给小说起名字。

赵树理:从今往后啊,你生的孩子我起名,我写的小说你起名。哈哈哈。

王天佑:表哥——

赵树理:呦,天佑。

王天佑:表哥,嫂子,你们看谁来啦?

赵树理:呦,妈,你怎么来了?

赵 母:是天佑来北京找你办事,把我捎来了。

关连中:天佑?

王天佑:没啥好东西,老家的山药蛋。表哥呀,我一是来北京转转,二来想找你办个事。

赵树理:肯定不是小事。

王天佑:嗨,你说对了。

王天佑老天不保佑,县里评级整日愁,我是文教局一把手,他们给我评了四只手。

赵树理:噢?四只手?

王天佑:二十级!

我一怒进京把信求

赵树理:求信?

王天佑:对。

你在全国是名流,名家说话震九州,你给县里写封信,不怕他县长不点头。

赵树理:天佑啊,我们单位有个老刘,三八年参军入党,立过功,受过伤,现在呀,评二十一级,比你还低一级。

王天佑:那是极个别的嘛。

赵树理:不,还有比你低的呢

王天佑:谁呀?

赵树理:农民

王天佑:咳,我是干部,怎么能和农民比呀?

赵树理:怎么就不能比呀,你我原来不都是农民吗?

赵 母:树理,你叫天佑和农民比,你咋不叫天佑和你比呢?

赵树理:天佑和我干的不一行啊。

王天佑:你我都是生在太行,长在太行,你小腿上有弹痕,我胳膊上有枪伤。你耍笔杆子出了名,我扛枪杆子过过江。那我评四只手,你评几只手啊?

赵树理:我,我评两只手啊。

王天佑:十级,妈呀,十级了呀。

赵 母:树理,天佑和你差这么多,你还不快帮帮他?

赵树理:妈,这事—

王天佑:咋啦?千里迢迢找到你门上,只求你写一封信,真的就求不动你?

赵树理:天佑,不是我不—

赵 母:树理,你给天佑写了这封信!

关连中:树理快写吧,别让妈生气,啊。

画外唱:轻轻毛笔握手中

赵树理:这笔今天比铅沉

画外唱:往日笔下走龙蛇

赵树理:此刻对纸难成文

赵 母:树理,你怎么不写呀?

赵树理:妈,这信没法写,毫无道理呀。

王天佑:算了,以后啊我没你这个表哥啦,这些山药蛋呀,也不给你吃啦。

赵 母:天佑别走。树理。妈就天佑这么一个亲侄子,他来趟北京不容易,就算是妈求你啦。

赵树理:妈。

旁白女:赵老师,小礼堂听报告啦。

赵树理:咳,妈。咳,天佑啊,单位开会有人等。

赵 母:站住,不写此信难出门。

关连中:老娘说话不能顶,此事不允难脱身。

赵 母:树理生性如犟牛,不甩响鞭牛不行。

赵 母:多谢大姑来北京,没你这事办不成。

赵树理:从没写过这号信,今天是和尚动了荤。

赵 母:你看你表哥已动笔

王天佑:到底还是姑表亲

关连中:一行行小字真工整

赵树理:帮助天佑尽到心

旁白女:赵老师,开会,走啦。

赵树理:哎,这就去。天佑,信。我开会去啦。

王天佑:去吧。

赵树理:妈,我走啦。

赵 母:走吧走吧走吧。

王天佑:表哥,去吧。呵呵,还是有个表哥好啊。(展开信细看)哼!

赵 母:怎么啦?

王天佑:他不帮我,还编快板教育人。

赵 母:连中啊,不是刚才你看着他写的吗?

关连中:我,我不识字啊。

王天佑:算啦,这一辈子再也不求他啦。

赵 母:连中啊,那树理究竟为啥不给天佑写这封信呀?

关连中:妈,树理就是不愿意让天佑和组织上闹待遇。

赵 母:闹待遇,那树理评上十级啦,他当让不闹了,他要是评上二十级,他当然也要闹。

王天佑:对呀,让他和我掉个个,他评个二十级,他能不闹吗?闹的更欢。

关连中:妈,天佑,这话你们可冤枉树理啦。他们单位定级,开始给树理定的是八级,树理嫌八级太高,找领导再三要求,才定成了十级。

王天佑:有这事?

关连中:这还不算,从上个月起,树理不领工资了。

王天佑:不领工资啦,为什么

赵 母:为什么?

关连中:为了减轻国家负担,他自愿不领工资吃稿费。

王天佑:不要八级要十级,不要工资吃稿费。

旁白 :哎哎哎哎

叫声天佑好表弟,你的做法不咋地,克己奉公应自律,别和组织闹待遇,你当局长是科级,二十级评的并不低,我没写信对不起,送你百元人民币,给妻捎件花布衣,给娃带只大烧鸡,返程路上别生气,回家再骂赵树理,骂完不要把愁记,你我还是好兄弟 好兄弟

王天佑:表哥——

第四场


关连中:你们听听,老赵信里写快板,快板就是信,哪儿像个大作家,整个一个土老冒。啥,啥,老赵为啥这么土气?哎,你们不知道,他妈在庄稼地里生的他,能不土气吗?一身的土腥味,一辈子去不掉。

赵广建:妈,妈——

关连中:这不,女儿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要凭老赵的面子,在北京给女儿找份工作本不成问题,可到了老赵这里,偏偏就成了问题。看——

画外唱:我们年青人,有颗火热的心,革命生产当先锋。哪里有困难,哪里有我们,赤胆忠心为人民。

关连中:哎,赶上个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高潮,树理一个劲的动员女儿去农村当农民。

赵广建:我不当农民——

高考落榜一年多,愁眉紧锁泪成河,妈没办法干上火,老爸的主意太出格,他叫我参加农业社,我这张脸面往哪搁,眼看亲爹靠不上,山西永济找大哥。


(一九五七年 北京)

关连中:老赵,女儿不见啦—— 老赵,广建走了,衣服都拿走了。

赵树理:糟糕,她出走了,我追她去。

关连中:帽子,帽子。

赵树理:哎,这画的什么呀

关连中:广建写给我的信。

赵树理:哎,这不是信呀?

关连中:这大辫子姑娘是广建,这戴帽的后生是太湖,这中间是太行山。呀,广建到山西找她哥去了。

赵树理:哎,那她为什么不写信要画个图呢?

关连中:我不识字,她不画图可咋说?

赵树理:啊呀连中啊,你能看懂这张联络图,真是屁股后面挂暖壶

关连中:屁股后面挂暖壶,啥意思

赵树理:有一定的水平。

关连中:这时候,还有心说笑,女儿走了,都怨你。

赵树理:这怎么能怨我呢,哼。

关连中:老赵,你干啥?

赵树理:写信,叫广建回来。

关连中:别写了,女儿不愿意下乡,你就不要硬管她了嘛

赵树理:养不教父之过,我不管叫谁管?

关连中:女儿就业你不管,女儿留城你阻拦,该你管的你不管,不该管的你瞎管。

赵树理: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

关连中:女儿的事不用你管

赵树理:你你你,你敢撕我的信。

关连中:我,我,我撕了,我撕了,我撕了。

赵树理:你,你敢撕我的信!

关连中:你吼什么呀,你有病啊

赵树理:你才有病,你从头到脚一身病。

你思想落伍没头脑,两耳闭塞你听力糟,杏核大眼不识字,樱桃小口利如刀,腰围不小肚量小,个头不高傲气高,一双小脚多可笑,活像两穗老玉茭,你身上封建残余有多少,你对着镜子瞧一瞧。

关连中:不用瞧,

我嫁你时脚就小,你不是瞎子没看着,洞房夜你说小脚好,走路就像水上漂,我没文化你知晓,我想识字你不教,二十年同走一条道,患难夫妻无牢骚,如今你鸟枪换成炮,鸡蛋里硬把骨头挑,看不顺眼咱拉倒。

赵树理:你说拉倒?

关连中:我说拉倒

赵树理:拉倒!

关连中:拉倒!

赵树理:

关连中:拉倒拉倒就拉倒!

画外唱:哎呀呀,男不依女不饶,就像那戏台上面男女把兵交。

赵树理:关连中,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关连中:赵树理,你看我不顺眼,你去找顺眼的,找有文化的,找大脚的!

赵树理:嘿嘿,你以为我找不上啊。

关连中:你去找啊,你今天就找回一个来,我立马跟你办离婚。

赵树理:哼,离就离吹就吹这封信我写定了。

关连中:你再写我还撕,写的不如撕的快

赵树理:你再撕我还写,这事难不倒赵秀才。

关连中:你,你,你写吧,我不跟你过了。

画外唱:我不嫌你小脚没文化

我不嫌你二婚有个娃,一辈子咱俩不变卦,谁要是变心是癞蛤蟆。

赵树理:我不当癞蛤蟆

关连中:我不也当癞蛤蟆

赵树理:我不当癞蛤蟆

关连中:我不当癞蛤蟆

合 :我不当癞蛤蟆

山西 永济

赵广建:爸的信发表在人民日报

千家读万户议人言如潮,我的事一夜间家喻户晓,读者来信似雪飘,在家独坐心烦恼,出门见人脸发烧,怨一声老爹你欠思考,教女何必出此招。

赵太湖:广建,广建,爸来看你来了。

赵树理:广建哪,爸给你

赵广建:爸,你不用说了,我今天收拾东西,明天就下乡。

赵树理:哎,强扭的瓜不甜嘛,等你真正想通了

赵广建:我就是想不通也得下乡。

赵树理:为什么呀

赵广建:你自己看,你的信都登了报了,我要是不下乡,你这大作家的面子往哪搁呀?

赵太湖:广建。

赵树理:太湖啊,你去吧。哎,广建哪,爸的信发表在报上,是为了参加全国青年问题大讨论的。你妈也让我来看看你,她还给你捎来一条丝巾,你看。

赵广建:妈妈

赵树理:别哭,别哭。有什么话说出来,别憋在肚里。

赵广建: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我,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赵树理:这没有问题啊?

赵广建:不,我八岁以前没见过你。

赵树理:咳,我投身革命,八年没有回家呀。你问这个干什么呀?

赵广建:你的信登报以后,有人问我,你爹为啥让你下乡?你爹是亲爹还是后爹?我说是亲爹。他们说,世上哪有这样的亲爹?(伏案大哭)

赵树理:送子女上山下乡的父母,我们单位就有十几位同志,都是亲爹亲妈,四九年,成千上万的农民送子参军,也不是后爹后妈呀?

赵广建:你说的这些人,我一个也不认识

赵树理:不,有一个人,我们都认识。

赵广建:谁呀?

赵树理:(指着墙上主席像)他把亲生儿子毛岸英送到了朝鲜战场上啊。

赵广建:他是伟人,你是凡人。

赵树理:伟人凡人都是人。

赵广建:爸,你今天不是来看我的,你是来逼我的。

赵树理:我是来看你的。

赵广建:你是来逼我的。

赵树理:我怎么逼你啦?

赵广建:你是逼我的,你就是来逼我的。

赵树理:好好好,今天政府有这个政策,我动员你下乡。就是政府没有这个政策,我也要让你下乡去锻炼锻炼。

赵广建:为什么,你为什么非要让你的亲生女儿当农民?

赵树理:当农民有什么不好吗?

赵广建:好好好,住的是黄土坡,坐的是破牛车,干的是骡马活,吃的是糠窝窝。

赵树理:住口,你你,你可以看不起你爹,你,你不能看不起农民啊(重咳嗽)。

赵广建:爸爸。(拿茶杯送水)

赵树理:咱赵家原本是书香门庭,家衰败落脚在太行山村,大灾年多亏了乡邻捐赠,一家人没饿死劫后余生,最难忘你妈生你昏厥不醒,乡亲们抬担架冒雨进城,若不是四条壮汉一夜奔命,你母女早已是泉下冤魂,战乱年风云变阎匪反共,杨社首加害我动了杀心,铁牛叔得消息冒死报信,风雨夜我孤身逃进山林,为救我铁牛叔黑牢受审,窑火中被烧死尸骨无存救咱赵家三条命,恩人个个是农民,农民的恩德不能忘,农村有咱赵家的根,轻视农民是忘本,高中生务农不丢人,田野里耕耘练筋骨,用知识建设新农村!

赵广建:爸爸,我——

赵树理:怎么样啊?

赵广建:我——

赵树理:广建哪,你要实在想不通啊,爸也不勉强你。

赵广建:爸,再给我几天时间,我想和我妈说一声。

赵树理:你妈?你妈最近有进步,又给你画了张联络图。广建哪,这扛锄头的姑娘—

赵广建:是我。

赵树理:这大山上的房子

赵广建:是农村。妈也同意我下乡了?

赵树理:你打算怎么办呢?

赵广建:我听妈的话,下乡。

赵树理:好啊广建,爸的话你不听,妈的话你句句听啊。

赵广建:那是因为,妈好

赵树理:那我呢?

赵广建:你不好,也不坏。

赵树理:那我成中间人物了

赵广建:爸爸!

赵树理:哈哈哈。


第五场


老 赵:广建是个好姑娘,她高高兴兴的离开了首都北京,回到了山西农村。让人想不到的是,广建下乡八年后,我也要离开北京啦。

一九六五年 北京赵家


关连中:谁呀?

赵广建:妈,我。

关连中:呀,女儿回来啦,女儿回来啦。

赵广建:妈,妈——

赵二湖:姐,姐。

赵三湖:姐,姐。

赵广建:二湖,三湖

关连中:广建呀,你比以前黑多了。

赵广建:太阳底下干活的人,能不黑吗?

赵二湖:姐,包里装的什么好吃的?

赵广建:你猜。

赵三湖:又是山药蛋。

赵广建:不,是手榴弹。

关连中:汾酒。

赵广建:妈,我爸现在还好吗

关连中:你爸?还好,还好。

赵三湖:还好呢,整天挨批。

赵广建:挨批,为啥呀?

关连中:文艺界大整风,说你爸他写中间人物。

赵广建:中间人物?什么是中间人物?

关连中:中间人物。比如咱们家吧,你爸是英雄人物,你妈是落后人物,你和太湖、二湖、三湖都是中间人物。

赵三湖:妈,你真能下咯扯,驴唇不对马嘴。

咦,怎么跟妈说话呢

赵广建:爸。

赵树理:哎,广建回来啦。

赵广建:哎。

赵树理:好啊,好啊。

关连中:老赵,汾酒,我去给你炒个山药丝。

赵树理:哎,不用了,我就喝酒吧

关连中:老赵,你不能总是喝闷酒吧。

赵广建:爸,你怎么啦?

关连中:唉,老赵,你脸色这么难看,出啥事呢?你说话呀。

赵树理:我的工作。

赵广建:爸的工作调回山西啦。

关连中:啊?这是欺负人,欺负老实人。

不争权不夺利反遭排挤,说真话讲实情挨整挨批,依我说在北京哪也不去

老赵,你都快六十岁的人了,办了退休,留在北京,哪也不去。

赵广建:对,办退休留北京不回山西

赵二湖:对,就在北京,不回山西。

众人 :不回山西,不回山西。

不回山西,不回山西。

赵树理:说什么呢?你们吃饭去吧。去吧,去吧。

(家人下,赵对酒浇愁)

赵树理:哎,不写啦,封笔吧。


画外音:清凌凌的水来蓝格莹莹的天

小芹我洗衣衫来到了河边

赵树理:小芹,小二黑?

小 芹:

小二黑:赵老师,赵老总

赵树理:哎,叫我老师还可以,叫我老总啊,不敢当。

小二黑:不,当年,你在太行山,还指挥过百团大战哪。

赵树理:百团大战?

小 芹:是呀,赵老师,太行山区有一百多个剧团,演出了你的《小二黑结婚》,这不是百团大战是什么?

赵树理:赵老师你看,小芹快成老芹了,小二黑,我也成了老二黑了。你就给我们写个新戏吧。

小 芹:是啊,给我们写个新戏吧。

三仙姑:小芹,米烂了,快回家。快去。

二诸葛:回家。快。

赵树理:三仙姑,二诸葛。

三仙姑:

二诸葛:老赵。

三仙姑:哎呀呀呀,寒露初至,霜降未到,这驴粪蛋上怎么就下了霜啦?

二诸葛:哎哎哎,这里哪有驴粪蛋?

三仙姑:你看你看你看啊,老赵头上一绺一绺的白头发,像不像驴粪蛋上下了霜啦?

二诸葛:净胡说,哪有脑袋大的驴粪蛋?哈哈哈。

赵树理:哎,三仙姑,你怎么一见面就骂老赵啊?

三仙姑:当年你在小说里怎么骂我来着?三仙姑脸上一层粉,驴粪蛋上一层霜。是不是你说得?

二诸葛:咳,别翻那些老账啦。哎,老赵,我听你说话没后音儿,肯定是遇上为难事啦。

赵树理:你怎么知道的?

二诸葛:咳,我是谁呀?我是二诸葛。

三仙姑:去去去。

二诸葛:老赵啊,你听我一句吧。忍一时消灾化险。

三仙姑:退一步海阔天高——

赵树理:忍一时消灾化险,退一步海阔天高。 李有才?

李有才:唉唉,模范不模范,从西往东看,西头吃烙饼,东头喝稀饭。东头喝稀饭。

赵树理:李有才?

李有才:老赵,多年不见,在哪里上班呀?

赵树理:我在中国作协。不,我要退休啦。

李有才:你要退休了?俺爹还没退休呢。

俺爹八十三,每天扫牛圈,农民不退休,活着就得干,你还没到站,就想图清闲,当年是模范,今是懒汉,是懒汉。

赵树理:有才,我现在处境有困难。

李有才:处境再困难

不能下软蛋。人有英雄胆,再难也不难。人有英雄胆,再难也不难。人有英雄胆,再难也不难……

赵树理:人有英雄胆,再难也不难。

赵树理:上党梆子,家乡戏!

佘太君:喜今日结盟约三关排宴

肖太后:金沙滩罢刀兵再无硝烟

赵树理:佘太君,肖太后;吴婉之,郝聘之。

佘太君:赵老师,你帮助家乡戏拍了电影。

肖太后:你引领家乡戏进了北京。

佘太君:相亲们要为你摆酒庆功。

肖太后:专剧团等着你改编剧本。

赵树理:哎,你们不要找我啦,你们另请别人吧。

佘太君:

肖太后:我们不请别人,专请你。

众人 :我们不请别人,专请你。

佘太君:

肖太后:赵老师山西见。


画外唱:调离京城心有气,退休封笔心迟疑,是走是留两难地,二者只能选其一

选其一,选其一,选其一——


赵树理:两难人两难地万千思绪,忆往昔笔下人物重相聚,个个鲜活又清晰,耳风里听乡亲催我写戏,读者群盼新作呼我更急,本应该勤笔耕再接再厉,我怎能一受挫息鼓偃旗,办退休早封笔轻言放弃,对不起千百万读者戏迷,思如今想过去追问自己,一支笔论什么地域等级,山药蛋产自黄土地,赵树理原本是来自山西,山西有好醋好小米,山西有女儿在原籍,山西是我的出生地,乡亲们是水我是鱼,农民的儿子赵树理,携全家回山西争口气再奋笔,为农民写书编戏代言呼吁,一息尚存笔不息

关连中:老赵,想通了?

赵树理:想通了,想通了。

关连中:这就对了,老虎不吃回头食嘛。

赵树理:不,好马也吃回头草。

关连中:啥意思?

赵树理:回山西,全家回山西。

关连中:全家回老家?

赵树理:哎,怎么样啊?

关连中:那,咱这一院房子咋办哪?

赵树理:房子?你说呢?

关连中:给孩子们留着吧。

赵树理:给孩子们留着,你是想让孩子们坐享其成,都当懒汉?

关连中:老赵。

赵树理:赵家的孩子都要自食其力。太湖、广建已经走出这一步,二湖、三湖长大了,将来也要走这一条路。

关连中:这样,对太湖、广建才公平。这房子,不给孩子们留着,那就把它卖了,少说也能卖几万块。

赵树理:不卖,不卖。

关连中:咋?

赵树理:我要把房子送人。

关连中:啥啥啥?送人?(用手摸赵前额)

赵树理:干什么?

关连中:没发烧啊,尽说胡话。

赵树理:我说的是真话。

关连中:哎呀呀,这十八间大瓦房,是咱自己花钱买的家产,白白送人,你疯啦?

别人家丈夫是马驮着女人

咱们家

赵树理:咱们家怎么啦?

关连中:你是老虎

赵树理:我是老虎怎么啦?

关连中:独断专行

四年多高干工资分文不领

三里湾出版发行不计酬金

两年救灾大捐赠

一心送女当农民

多少事都由你决定

我不情愿也听从

你今挨批被调动

又要把房子白送人

四合院是家产有我一份

这一回再不能任你折腾

( 关抢酒瓶,赵上前阻拦,甩开)去。

赵树理:哎,不能喝,那是酒。

关连中:(打个激灵)

赵树理:连中啊,你给娘家寄钱,我拦过你吗?

关连中:我孝敬老人,你当然不能拦。

赵树理:好,那我孝敬父母,你也不能拦。

关连中:可你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

赵树理:我亲生父母是都已经去世了,可我还有养父养母啊,没有他们我早没命了。你说我该不该报答他们?

关连中:我没听你说过呀。

赵树理:这不是说了吗?

关连中:你给他们寄钱,我没意见。

赵树理:咳,我不给他们寄钱,我要给他们房子。

关连中:你的养父母在北京?

赵树理:对,我的养父养母就是组织,就是公家。

关连中:你你你,你绕了这么大一圈,原来要把房子捐给公家。

赵树理:我是公家人,公家养活我,给了我多少待遇,著名作家常出国,社会兼职荣誉多,人民代表地位高,十级高干坐小车。可我,我给公家些什么呀?这房子,咱不住了,给了公家吧。公家呀,又能去解决群众困难。老于头、大老李、小杨军都是无房户,我们单位……

关连中:单位?老赵,这儿已经没有你的单位了。你已经是个没娘的孩子了。还给人家房子,你、你,你糊涂啊。

赵树理:老伴啊,我一点也不糊涂。

十六年在京城岁月匆匆,多少事成旧梦记忆犹新,四九年进城睡房顶,五一年赁房住窝棚,五三年举家无定所,五五年买房香炉营,没组织哪有这小院春景,没读者哪有我文坛成名,我当年空着手走出三晋,咱今朝离京城两袖清风!


关连中:哎,我家的老虎又赢了

第六场

一九六九年 山西太原


群 众:要斗老赵了,是吗

群 众:快去看看。

旁白男:赵树理,你可看清了,这可是三张桌子的高台,你要不老实交代,我们就让你从上面摔下来。

老 赵:说真话你们不信,说假话有违良心,你让我说什么呀?

旁白男:哼,顽抗到底死路一条,把桌子给他掀翻了。

你说不说? 你说不说?你说不说?

把桌子给他掀翻了!

画外音:啊——


一九七〇年山西太原赵家


关连中:老赵挨斗肋骨断,伤痛难忍受熬煎,盼他就诊能住院,早日救治度难关。

赵太湖:妈,妈,妈——

关连中:太湖、广建,你们怎么回来了?

赵太湖:医院不敢收。

关连中:摔成这样,医院为啥不收?为啥不收啊?

赵树理:老太婆,别发火。风再紧,总有停的时候,雨再大,总有晴的时候。慢慢会好的。太湖,你回永济上班去吧。广建,你也回沁水去吧。

赵太湖:

赵广建:爸,我不怕。

赵树理:你们不怕,我怕。我怕连累你们。孩子们,快走吧。

关连中:走吧,你们俩都走吧。

赵太湖:爸,你可要挺住啊。

赵广建:爸,乡亲们送来的草药,你可要按时吃啊。

赵树理:我知道,我知道。

关连中:走吧。

赵树理:太湖?

赵太湖:哎,爸。

赵树理:你是老大,往后家中的事你要多操点心。二湖在晋南插队,你常去看看他。广建哪,你回沁水以后啊,跟乡亲们说一声,我没做对不起组织和人民的事,让他们放心。走吧。

关连中:走吧。三湖,熬药去。

赵三湖:哎。

赵树理:连中啊,你给我做新衣服啦?

关连中:原想你要住医院,做了件厚点的衣服。

赵树理:还是老伴好啊。连中啊,我要写点东西,我要写点东西。

关连中:你要写?

赵树理:我要录写一首毛主席诗词,以后啊,让孩子们带到北京去,同志们会理解我的。

关连中:噢。

赵树理:咏梅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

旁白男:赵树理,你是赵树理吗?

赵树理:现如今谁还来冒充赵树理,谁还敢冒充赵树理呀。

旁白男:好,跟我们走一趟。跟你说话哪,你听见没有?跟你说话哪,你听见了没有?

关连中:去哪儿啊?

旁白男:省高级人民法院拘留所。

赵树理:哼,有病难进医院,无罪要进法院。

旁白男:你,你又在放毒,你又在反党!

赵树理:反党?同志啊,日本兵杀了我的爹,八路军救了我的娘,我为啥要反党?国民党抓我蹲大狱,共产党救我出班房,我为啥要反党?投身革命四十年,步步成长党培养,我为啥要反党?

旁白男:好,有理到法院说去。

关连中:同志啊,他已经是个残废人了,你们就别再抓走了。

旁白男:我们是在执行任务,没有法子。你们有什么话抓紧说吧。以后,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关连中:老赵,你这就要走了?

赵树理:(茫然点头)

关连中:还回来吗?

赵树理:不知道。

关连中:(焦急的,伤心的)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

(赵欲走)

关连中:等等,老赵,老赵,老赵啊——

(年迈人紧紧相拥)

赵树理:紧抱着关连中悲恸难忍,老夫妻未离别已成泪人,你与我结伴侣如牛负重,风雨飘泊四十春。连中啊——

关连中:老赵。

赵树理:我逃难离家你种田,我八年不归你受穷,我年年下乡你劳累,我回回挨批你担惊,给你置下房和地,没给你留下养老银,留给你一群孩子一身债,一口黑锅背一生,反革命家属扣头顶,石板下生存受欺凌,想到此,恨自己百无一用,连中啊,我,我对不起你呀!我虽冤死不足惜,连累妻儿痛碎心啊!!!

关连中:几十年你对我恩深义重,几十年你对我爱笃情真,实难忘嫁你时无名无姓,洞房夜你为我起名连中,进城后常有人背后议论,说咱俩不般配短命婚姻,你一言排非议妙语出众,赵树理换头衔不换夫人,这句话刻在我心上,这句话暖了我一生,多少回内心暗庆幸,我今生嫁了个好郎君,跟着你吃苦我情愿,陪伴你受难我甘心,如今含冤进大狱,我盼你生还出牢门,倘若还有昭雪日,咱全家回村当农民,倘若夫妻缘分尽,我守着孩子们度残生,魂归故里守到死,下辈子还作你屋里人。

旁白唱:我不嫌你小脚没文化,我不嫌你二婚有个娃,一辈子咱俩不变卦,谁要是变心是癞蛤蟆。

旁 白:就在这一年,老赵走了。八年后,党和人民为赵树理彻底平反,恢复赵树理“人民作家”的光荣称号。

旁白唱:啊—— 啊—— 啊——

哎,松柏品格万人敬,铁笔名篇千秋吟,百年老赵应无憾,神州盛世春正浓。

旁 白:老赵——

老赵——

老赵——


上一篇:上党梆子《藏舟》选段:耳听得樵楼上起了更点
下一篇: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举办河北梆子“经典剧目选集”义售活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