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沪剧 > 沪剧剧本 > 正文

沪剧《芦荡火种》智斗 剧本唱词



沪剧《芦荡火种》智斗 剧本唱词

(刁白)阿庆嫂,

(唱)我佩服你真是有胆量,竟敢在,日本人面前耍花腔,要没有,抗日救国好思想,你怎肯舍身救队长。

(嫂白)教官啊!

(唱)胡司令平时对我肯帮忙,我阿庆嫂,背后大树有靠傍,这是他,行得春风有夏雨,开茶馆是江湖义气第一桩。

(胡白)放勒嗨格交情。

(刁唱)新四军在此日脚长,一定在茶馆店里常来往,既然是行得春风有夏雨,我要问一声,你对你们照顾的如何样?

(嫂唱)摆出八仙桌,招待十六方,砌起七星炉,全靠嘴一张。来者是客勤招待,照应两字谈不上。

(刁白)阿庆嫂究竟是开茶馆店的,连说话也是滴水不漏,啊!

(嫂白)司令啊,迪格算啥呀?

(胡白)说不像话不像。

(嫂白)刁教官来,请用杯茶。

(刁唱)我看她不慌又不忙,

(胡唱)我看他不阴又不阳,

(嫂唱)我看他不善又不良。

(胡唱)说话好像鬼打墙。

(刁、嫂同唱)不知她

(他)究竟啥名堂?

(刁唱)我有心问来要问到底,

(嫂唱)我有心防来要节节防。

(刁、嫂同唱)我问她

(若问起)新四军伤员在哪里,

(刁唱)趁机会看她神色怎么样,

(嫂唱)趁机会把他底细摸清爽。

(胡白)疑神疑鬼!

(刁、嫂同唱)胡传奎好像生了气,这一个草包——

(刁唱)真是呒用场,

(嫂唱)正好派用场。

(嫂唱)你要问起两双头,此地有许多新四军,还有不少伤病员,伤势有重也有轻,这个伤了就到此,那个好了就动身。我们这个村庄里,家家住过新四军,连我这小小的茶馆店,也曾经蹲过不少人。大前天听说鬼子来扫荡,他们说勿与鬼子去硬拼,还说只准打鬼子,不拨鬼子打。只听一声集合令,一个下午走干净。你们队伍开到了沙家浜,是不是要与鬼子拼一拼。如果他们不动身,鬼子扫荡搜了三天整,怎会搜不出半个人。


上一篇:沪剧《芦荡火种》军民情深 剧本唱词
下一篇:沪剧《芦荡火种》芦苇疗养院 剧本唱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