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沪剧 > 沪剧剧本 > 正文

沪剧《大雷雨》悲凉世界 剧本唱词



沪剧《大雷雨》悲凉世界 剧本唱词

(合唱)他一往情深来探望,我有心规劝口难张。心惆怅,意彷徨,叫我从何讲,叫我从何讲?!

(兰白)表弟,天快黑了,有话快讲吧!

(英白)是啊,天快黑了,快要黑得一点都看不见了。兰姐,这几天我一遍又一遍背诵你的诗:“花瘦缘感东风意,还使萧郎独憔悴”。真叫人太感动了。

(兰白)还提这些做啥?你应该静心养病,保重身体。

(英白)养病?我倒希望突然病重,早点死去!

(兰白)表弟,你为啥要这样想呢?

(英白)我不这样想,你叫我怎样想呢?兰姐啊!

(唱)这悲凉的世界早厌弃,我的存在看来是多余。每日里清晨但见红日升,黄昏又见日落西。日出日落寻常事,人生人死又何足奇。今日能见兰姐的面,我虽死无憾心中甜。

(兰唱)伤心人尽说伤心话,断肠人难解断肠意。表弟啊,你二十三岁年华正风茂,怎能像枯萎的花朵无生气?望君此后重振作,似鲜花盛开迎春天。

(英唱)含苞的花朵正开放,突遭狂风和暴雨,叶落纷飞飘荒野,花瓣零落入污泥。谁见花谢复芬芳?苍天啊,我此恨绵绵无尽期。

(兰唱)表弟的心情我能理解,兰姐的苦衷你应详细。红线一根中间断,是谁抛下无情剑?为什么你我当初不反抗,到如今怨天尤人不如恨自己。

(英唱)几多怨,几多恨,回首往事我恨自己。恨我自己少主见,恨我自己又无勇气。倘若当初齐抗争,而今又怎会两分离!兰姐啊,我也知花落原非是东风意,

(兰唱)既如此萧郎何须憔悴死?再劝表弟重振作,

(英唱)可惜我已病入膏肓无药医。

(兰唱)不,只要你胸襟开阔心酣畅,病体康复终有期。世上有淑女千千万,你定能称心如意找到好伴侣。放眼事业和荣誉,你定能大有作为开创新天地!

(英唱)利刀断水水更流,快语消愁愁更添。自古多情空余恨,痴心人从来是命薄如绵。我的兰姐啊,生时难以了此愿,死后当结并蒂莲。一旦闻我赴阴曹,但求你带束鲜花来祭奠。坟前叫我三声亲表弟,我含笑瞑目在九泉。

(旁唱)苦命人相劝苦命人,越劝越悲凄,越劝越悲凄。


上一篇:沪剧《大雷雨》新婚燕尔多甜蜜 剧本唱词
下一篇:沪剧《大雷雨》池中鸳鸯要分开 剧本唱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