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沪剧 > 沪剧剧本 > 正文

沪剧《董梅卿》狱会 剧本唱词



沪剧《董梅卿》狱会 剧本唱词

(寒唱)戴铁镣,坐死牢,豆灯相照,几天来,心沉浮,费尽思考。林朝奇,怎么会,知道会所?伏奇兵,张罗网,突然蹊跷。众弟兄,说江舟,引狼入室。说梅卿,乃清廷,鹰爪暗哨。我听得,牢役卒,暗中议论,董梅卿,被跟踪,殃及群豪。梅卿为人我了解,爱我至深难画描,不会与清廷相勾结,更不会害我出生入死陷险沼。我情愿相信狱卒话,她被跟踪不知晓,引来清兵困会所,酿成大火冲天烧。但是啊,这番罪孽太深重,哪怕是无知,我俩罪行也难恕饶!……

(董白)江舟!你受了很大的苦啊。

(唱)昏惨惨牢狱似地狱,阴森森隐隐闻鬼唱。我可怜的人儿啊,遍体流血满身伤。几天不见你的面,形销骨立失形状。梅卿心伤心痛心碎裂,止不住眼泪淌。

(寒唱)想不到梅卿来死牢,这意外冲撞我心房。一股暖情意,突然涌出难阻挡。寒江舟啊,不能再存儿女情,不能死前还迷惘!

(寒唱)同兴会突然遭劫灾,军火毁三人赴死难。我同伴认定你告密,对我也怀疑不信赖。若我再被你救出,更难说清这原委。江舟清白好名声,唯有一死难追回。

(董唱)恶果是由我造成,与你江舟全无关。你可坦荡说分明,责任由我一人担。

(寒唱)要说责任谁来负,江舟受死更应该。我不该忘了盟誓生欲念,放松警觉迷恋爱。更不该爱上小姐董梅卿,忘记了会有危机在等待。私欲松了思想闸,纵情欢悦不思危。朝奇乘虚设圈套,同伴血染同兴会。灾祸全由我引出,大错永世难追悔。倘若苟活在人间,永远愧疚无脸颜。我愿一死赎罪孽,以求得会友明白我胸怀!

(董唱)你的想法真幼稚,只认一理太简单。说什么不该爱梅卿,说什么不该迷恋爱。身上人性都不能有,还追求什么进步、自由与博爱。清教徒从来不能成大业,性情人敢恨敢爱才有大作为。你不要责任全往身上拉,这件事怪我疏忽缺准备。要受惩罚我来受,不用你江舟为我来承担。

(寒唱)你这话是在看轻我,让你承受,江舟显得更可悲。

(董唱)大错是我来酿成,却让你去赴死难,等于是梅卿亲手杀了你!等于是梅卿把你推上断头台!我会万劫不复永沉沦,流血的心将永远受磨难!江舟啊,求你为我再活一次,将那生活重新改。我俩遁世到云南,隐居绿水与青山。忘却人间烦恼事,平平安安、宁宁静静将那生活重新再剪裁。

(董唱)寒郎生前曾许诺,要我梅卿作等待。待到满清推翻时,他来娶我把婚配。如今心愿已实现,今日嫁进寒府内。寒董梅卿是我名,董小姐从此不存在。爱抚坟茔如见人,不知是喜还是悲。想起当年生死事,心怀忏悔作长叹。爱郎曾救郎性命,爱郎又把郎危害。梅卿只认爱一字,却是不真懂得爱。不懂爱人爱与憎,更是不懂这时代。今日茉莉又盛开,但愿得花香永远绕在郎周围。

(幕后合唱)茉莉偏在末世开,寒江船急不能载。曾经一把辛酸泪,今天化作彩云归。


上一篇:沪剧《董梅卿》醉情 剧本唱词
下一篇:沪剧《方桥情缘》夜归 剧本唱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