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沪剧 > 沪剧剧本 > 正文

沪剧《陆雅臣》求娘子 剧本唱词



沪剧《陆雅臣》求娘子 剧本唱词

(珍唱)独坐绣房冷清清,双目无神呆瞪瞪。小小一枚绣花针,拿在手中重千斤。往日里我飞针走线手灵巧,今日里绣绣停停心不宁。冤家啊!我是受苦受罪心甘愿,未知你今后如何度光阴?你可知我身在曹营心在汉,恨不能插翅飞回陆家门!看起来破镜重圆无指望,难道说夫妻从此永离分?!左思右想心更乱,阵阵辛酸泪纷纷。

(陆唱)看起来光求丈姆呒没用,肯咾勿肯叫我当面问,求求娘子花烛情。我陆雅臣长生盘弄兜将过,行来走到西侧厅,见娘子认行落针勒啦做营生。举止端庄人秀丽,出言吐语多文静。陆雅臣同伊夫妻合,真是前世修来的好福分。怪我上等不习习下等,得罪娘子勿该应。今朝我要求伊回家转,我只能老仔一只面皮跨进门。两旁一看呒啥人,我长人不做做矮人。

(珍白)起来!

(陆唱)喏,夫妻到底有情分,马上叫我落起身。娘子啊,我昨日得罪侬,侬无论如何勿要见恨,今朝我来接侬回家转,破镜重圆一道蹲。

(珍白)侬来做啥?

(陆白)我来求娘子回去。

(珍白)唉!侬迪个冤家——

(唱)我看见侬眼泪哪能留得住,我又是伤心又是恨。十八岁黄道吉日嫁到陆家来,实指望恩爱夫妻度一生。谁知晓公婆一死你不习上,像脱笼头野马少缰绳。百万家当全败脱,拿我嫁妆都卖干净。我只怨自己命运苦,重话从未来讲夫君。卖长卖短全好卖,狠心肠,侬狠得起心肠卖女人。幸亏母亲来探望我,拿出一百块洋钿领女回转娘家门。如果没有母亲来赶到,拨侬冤家狠心人,拿我卖到徽州去,到如今难道也到徽州来领女人?!

(陆唱)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珍唱)我再一想公婆在世尚未待错我,看在二老情分我也要让三分。依我心今朝跟你回转去,又恐怕你偷鸡黄猫勿改性。下次再要卖女人,我再吃苦头无超生。

(陆唱)摇摇手,请放心,陆雅臣再也勿拿赌场进,右脚跨,烂右脚,左脚跨罚累伊烂干净。十只指头总共廿曲,我牌上摸一摸,骰子浪厢拎一拎,罚累我曲曲骱骱烂干净。

(珍唱)回身想娘家虽好勿是我蹲身地,廊檐底下躲雨不能长久蹲,水流千里归大海,树高千丈叶落要归根。你今朝求我全无用,去求求母亲女大人。我秀珍领夫前头走,

(陆唱)后面跟我陆雅臣,

(珍唱)行来走到厅堂上,夫妻双双就跪定。

(罗母唱)只要侬,败子回头金不换,同聚天伦合家欢。


上一篇:沪剧《陆雅臣》叹五更 剧本唱词
下一篇:沪剧《借黄糠》放水墩 剧本唱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