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京剧 > 京剧剧本 > 正文

京剧《窃兵符》剧本唱词



京剧《窃兵符》剧本唱词

角色

如姬:旦
无忌:老生

剧情

战国时,秦王与赵王渑池会后,两国和好,秦以王孙异人质于赵,赵王命大夫公孙乾陪守。阳翟大贾吕不韦欲结交王孙异人,以作日后进身宦途之阶,因买通公孙乾,并将爱妾赵姬送与王孙异人。秦王怒赵收韩上党十七域,又兼久留王孙不遣,乃出师伐赵。赵王命廉颇为将,抗拒秦军,秦不得逞。秦王于是用白起攻赵。白起惧廉颇智勇,心怀忧虑,行军途中,适遇吕不韦,乃使其散布流言,以伤廉颇。吕不韦回赵后,往见公孙乾,诡称廉颇老迈,难胜秦军,有降秦之意。公孙乾往吿赵王。赵王疑之,乃命赵括往代廉颇。吕不韦设计用酒灌醉公孙乾及其属下,偷偕王孙逃回秦国。赵括为将后,因年幼骄横,轻敌致败,战死沙场。白起乘胜进军,围攻赵都邯郸。赵王惧,复命廉颇守城;并命平原君赵胜往各国求救。白起攻邯郸,久不能下。秦王疑白起有异志,借故斩之,以郑安平代其职。赵胜至魏求援,先访信陵君无忌。无忌见魏王,请求发兵救赵。魏王惧秦势,不允。无忌用侯生之谋,暗通王妃如姬。如姬曾受无忌之恩,允为代谋,趁魏王酒醉,盗得兵符,送交无忌。无忌持符偕力士朱亥等往邺下见晋鄙,出示兵符。晋鄙见无魏王圣旨,疑有诈,托故延迟,被朱亥所杀。无忌乃率晋鄙之兵,往救赵国,合力抗秦,大败秦军。无忌惧魏王追究窃兵符之罪,不敢还魏,乃留于赵。秦王死后,王孙异人继位,欲报前仇,乃思伐赵。吕不韦谏奏先伐魏,王孙异人从之。魏王闻秦兵至,修书召无忌还朝抗秦。时无忌在赵,用为相国,乃上朝辞王。赵王感其昔日全赵之义,特助以兵将,协力抗秦,再败秦军。

注释

此剧与前本《窃兵符》处理方法不同,特一并刊出,以供参考。

京剧《窃兵符》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太监、大太监、赵孝成王同上。)

赵孝成王 (引子)    驾坐邯郸城,七国孤称雄。

     (念)     渑池大会盟罢归,赵、秦和好定安危。赖有相如全国体,强秦徒作虎狼威。

     (白)     孤、赵孝成王在位。昔年秦王设下渑池大会,多亏蔺爱卿保先王前去。秦王要先王鼓瑟,蔺爱卿要秦王击缶,因此秦王不敢再小觑我国。孤王即位,秦愿永固邦交,并命王孙异人为质,不久就要来到我国。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赵孝成王 (白)     宣大夫公孙乾上殿。

大太监  (白)     公孙乾上殿哪!

公孙乾  (内白)    领旨!

(公孙乾上。)

公孙乾  (白)     见驾,我主千岁!

赵孝成王 (白)     平身。

公孙乾  (白)     千千岁!宣臣上殿,有何旨意?

赵孝成王 (白)     秦国王孙异人,不久就要来到我国为质,命你前去预备公馆,王孙到来,好好伴守,不得怠慢。

公孙乾  (白)

王孙异人 (内白)    秦国王孙到!

公孙乾  (白)     秦国王孙到!

赵孝成王 (白)     替孤出迎。

公孙乾  (白)     领旨!

(公孙乾出迎。王孙异人上。)

王孙异人 (白)     大夫!

公孙乾  (白)     王孙来了?

     (笑)     啊哈哈哈……

公孙乾  (白)     我主在此,随我去见。

王孙异人 (白)     是。

             参见赵王!

赵孝成王 (白)     平身。赐座!

王孙异人 (白)     谢座!

赵孝成王 (白)     孤与秦王,永固邦交,王孙暂在我国居住,孤王若有不到之处,还望担待一二。

王孙异人 (白)     岂敢!小王在贵国居住,还望大王格外关照。

赵孝成王 (白)     大夫。

公孙乾  (白)     臣!

赵孝成王 (白)     领王孙去到馆驿歇息。

公孙乾  (白)     领旨!王孙随我来!正是:

     (念)     不意王孙来我国,

王孙异人 (念)     全仗大夫暗调和。

(王孙异人、公孙乾下同)

赵孝成王 (白)     哈哈哈……王孙异人入质我国,孤王定要将他久留,以与秦国永固邦好也!

     (唱)     想当年蔺相如完璧归赵,

             才设下渑池会又起风波。

             因此上要秦王席前击缶,

             从今后两国和各罢干戈。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吕不韦上。)

吕不韦  (引子)    阳翟大贾,交王孙,富贵来图。

     (念)     耕田十分利,贩玉百倍金。交下秦国后,赢利万万分。

     (白)     在下、吕不韦,乃阳翟人氏。与父亲舨卖珠玉为生,常常往来赵国。闻得秦国王孙异人,入质来赵。是我回家与父亲商议,暗以金银买通公孙乾,与王孙交好,待他归国之后,坐了秦国天下,我父子岂不是大大的富食!这且不言。我有一妾,名唤赵姬,生得十分美貌,我有意将她送与王孙为妻。不免将赵姬唤来,一同商议。

             赵姬走上!

赵姬   (内白)    来了!

(赵姬上。)

赵姬   (念)     慢道王侯拥美妾,商贾也有金屋人。

     (白)     老爷万福!

吕不韦  (白)     坐下。

赵姬   (白)     老爷将奴唤来,有何话讲?

吕不韦  (白)     美人哪!

     (唱)     自那日交下了秦国公子,

             观见他貌魁梧大贵无疑。

             我有意让美人与他为配,

             到后来为国母身命无亏。

赵姬   (白)     老爷呀!

     (唱)     我二人作夫妻恩爱无比,

             况如今身怀孕两月有余。

             从今后这话儿休再提起,

             为什么好鸳鸯两下分离!

吕不韦  (白)     话不是这样讲。跟随卑人一世,不过是商贾之妾;如与王孙为配,后来必有国母之位。

赵姬   (白)     妾已有孕两月,如何是好?

吕不韦  (白)     不妨。卑人有安肠之药,可保十二月而生,来来来,即刻用下。

(吕不韦递药,赵姬接药。)

赵姬   (白)     只是你我夫妻恩爱,如何舍得?

吕不韦  (白)     倘若天遂人愿,生下太子,便是我吕门后代,那时你不要忘了卑人的美意,也就是了。

赵姬   (白)     奴家如忘旧情,天地鉴之。待我对天一表!

     (唱)     双膝跪在尘埃地,

             过往神灵听仔细。

             后来生儿为太子,

             忘了此情坠火池。

吕不韦  (唱)     一见美人发下誓,

             倒叫不韦喜心里。

             今日定下美人计,

             到明天请王孙来把话提。

     (白)     正是:

     (念)     暗将秦国改姓吕,二人定计二人知。

赵姬   (念)     从今割断旧恩爱,不作商贾买卖妻。

(吕不韦、赵姬同下。)

【第三场】

(公孙乾上。)

公孙乾  (念)     奉了赵王命,伴守秦王孙。

     (白)     下官、公孙乾。奉了我主之命,看守秦国王孙。近日有一珠宝商人吕不韦,来与秦国王孙交好,我有意拦阻,怎奈他常以珠玉赠我,倒叫我无可奈何了。这且不言。这几日看那王孙异人面带愁容,不免将他请出堂来,劝解劝解。

             有请王孙。

(王孙异人上。)

王孙异人 (念)     久离秦国地,常怀故土情。

     (白)     啊大夫!

公孙乾  (白)     王孙请坐。

王孙异人 (白)     有座。

公孙乾  (白)     这几日我见王孙面带愁烦,莫非有什么心事么?

王孙异人 (白)     大夫哇!

     (唱)     久住贵国有数秋,

             想起家乡泪交流。

             多谢大夫恩义厚,

             归国之日当重酬。

公孙乾  (白)     王孙哪!

     (唱)     王孙不必泪双流,

             细听下官说从头:

             奉主之命来伴守,

             公孙焉敢望恩酬。

(院子上。)

院子   (念)     奉了主人命,邀请秦贵人。

     (白)     门上哪位在?

(差役上。)

差役   (白)     何事?

院子   (白)     我家主人请大夫与王孙过府饮宴。

差役   (白)     候着!吕先生请老爷与王孙过府饮宴。

公孙乾、

王孙异人 (同白)    随后就到。

差役   (白)     随后就到。

(差役下。)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公孙乾  (白)     你我一同前往。正是:

     (念)     广交天下友,

王孙异人 (念)     且自遣愁怀。

公孙乾、

王孙异人 (同白)    请!

(公孙乾、王孙异人同下。)

【第四场】

(吕不韦上。)

吕不韦  (念)     华堂开盛宴,静待贵人来。

(院子上。)

院子   (白)     大夫、王孙到。

吕不韦  (白)     有请。

院子   (白)     有请!

(王孙异人、公孙乾同上。)
公孙乾、

王孙异人 (同白)    先生!

吕不韦  (白)     大夫、王孙!请!

公孙乾、

王孙异人 (同白)    请!

吕不韦  (白)     请坐!

公孙乾、

王孙异人 (同白)    有座!

吕不韦  (白)     大夫、王孙驾到,未曾远迎,望乞恕罪。

公孙乾、

王孙异人 (同白)    岂敢!我等有何德能,敢劳一再召饮,当面谢过。

吕不韦  (白)     岂敢!酒宴已齐,转至内堂。

(吕不韦、公孙乾、王孙异人同走圆场。院子摆酒。)

吕不韦  (白)     请!

公孙乾、

王孙异人 (同白)    请!

(吕不韦、公孙乾、王孙异人同饮酒。)

王孙异人 (唱)     多谢先生情意厚,

公孙乾  (唱)     吃不尽美味与珍馐!

吕不韦  (唱)     劝君更尽一杯酒,

(吕不韦进酒。)

公孙乾  (唱)     醉得我浑身软溜溜。

(公孙乾醉。)

公孙乾  (白)     呜噜……

吕不韦  (白)     大夫怎么样了?

公孙乾  (白)     我醉了!

吕不韦  (白)     家院!

院子   (白)     有。

吕不韦  (白)     大夫酒醉,用车送回府去。我与王孙再饮几杯。

公孙乾  (白)     搀扶了!

(院子搀公孙乾同下。吕不韦背供。)

吕不韦  (白)     哎呀妙哇!公孙乾已去,不免将赵姬唤来陪酒。

             赵姬走上。

(赵姬上。)

赵姬   (念)     夫妻定下瞒天针,安排香饵钓鳌鱼!

吕不韦  (白)     见过王孙。

赵姬   (白)     与王孙叩头!

王孙异人 (白)     起来!这是何人?

吕不韦  (白)     此乃卑人爱妾,特来与王孙献酒。王孙请酒!啊王孙!

(王孙异人作神气。)

王孙异人 (白)     啊!先生!

     (笑)     哈哈哈……

     (白)     妙哇!

     (唱)     小王这里用目觑,

             娇姿美貌令人迷。

             一时心慌难自已,

吕不韦  (白)     王孙请酒!

王孙异人 (白)     呀!

     (唱)     酒席筵前体难支。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老爷:太老爷请老爷内宅讲话。

吕不韦  (白)     随后就到。

院子   (白)     是。

(院子下。)

吕不韦  (白)     啊王孙,卑人有事,去去就来。

王孙异人 (白)     先生请便。

吕不韦  (白)     美人,多敬王孙几杯。

赵姬   (白)     是。

吕不韦  (白)     吿辞!

王孙异人 (白)     请便!

(吕不韦下。)

王孙异人 (笑)     哈哈哈……

     (白)     妙哇!

     (唱)     一见不韦内宅走,

             倒叫小王情难收。

     (白)     小娘子请坐。

赵姬   (白)     王孙在此,哪有小妾的座位。

王孙异人 (白)     此时无人,坐下何妨。你坐下吧!

     (笑)     哈哈哈……

     (唱)     话到唇边羞出口,

             叫声美人听原由:

             小王居赵年已久,

             愿与佳人配鸾俦。

     (白)     小娘子,小王久居客境,夜守孤灯,颇觉寂寞,小娘子如不嫌弃,同联姻好,不知你那心中愿意否?

赵姬   (白)     王孙哪!

     (唱)     此话儿提起来大有不雅,

             把奴家怎当作路柳墙花。

             即便是奴今日勉强从下,

             怕只怕到后来忘了奴家。

王孙异人 (唱)     小王我到后来将你抛下,

             天不收地不容敢把誓发。

赵姬   (唱)

             只恐怕我夫君不肯舍咱。

     (白)     我想此事,只恐奴的丈夫不允,如何是好?

王孙异人 (白)     小王自有主意。美人,来呀!

(王孙异人拉赵姬。吕不韦上。)

吕不韦  (念)     金钩安下饵,料必钓鳖来。

     (白)     啊!王孙,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为何调戏起我的爱姬来了?

(赵姬故作惊惧,下。)

王孙异人 (白)     先生哪!

(王孙异人跪。)

王孙异人 (唱)     念小王居异国孤衾独枕,

             望先生发慈悲匹配佳人。

             到后来回秦国报你恩义,

     (白)     啊先生!

     (唱)     如不从小王我跪死埃尘。

吕不韦  (白)     哦!

     (唱)     我这里设圈套他感恩情,

             喜心怀用好言安抚他人。

     (白)     王孙请起!卑人为了王孙,万贯家财尚且不吝,何惜一妾;只怕王孙后来忘了今日之情。

王孙异人 (白)     小王如忘此情,皇天不佑!

(院子暗上。)

吕不韦  (白)     看今日天色已晚!

             家院!

院子   (白)     有。

吕不韦  (白)     备彩轿一乘,送美人与王孙一同回府!

王孙异人 (白)     多谢恩公!

院子   (白)     下面听者:备彩轿一乘,送赵夫人与王孙回府。

(院子下。)

轿夫   (内白)    啊!

(赵姬、轿夫同上,过场,同下。)

王孙异人 (白)     告辞了!

     (念)     从今夫妻鱼得水,哪怕在赵久不回。

吕不韦  (念)     王孙仁义令人敬,吕某何惜作乌龟。

王孙异人 (白)     什么?

吕不韦  (白)     哦哦哦……

     (念)     设计我助王孙归。

王孙异人 (白)     改日再谢!吿辞!

(王孙异人下。)

吕不韦  (笑)     哈哈哈……

     (白)     可笑哇,可笑!

     (唱)     贩卖人口千倍利,

             从今后珠宝生意不须提。

     (笑)     哈哈哈……

(吕不韦下。)

【第五场】

(王贲上,起霸。)

王贲   (点绛唇)   杀气冲霄,

(王陵上,起霸。)

王陵   (点绛唇)   儿郎虎豹;

(司马错上,起霸。)

司马错  (点绛唇)   军威浩,

(司马梗上,起霸。)

司马梗  (点绛唇)   地动山摇,

王陵、
王贲、
司马错、

司马梗  (同点绛唇)  要把赵国扫!

王贲、
王陵、
司马错、

司马梗  (同白)    俺——

王贲   (白)     王贲。

王陵   (白)     王陵。

司马错  (白)     司马错。

司马梗  (白)     司马梗。

王贲   (白)     列位将军请了!

王陵、
司马错、

司马梗  (同白)    请了!

王贲   (白)     元帅升帐,你我在此伺候。

王贲、
王陵、
司马错、

司马梗  (同白)    请!

(王贲、王陵、司马错、司马梗同虚下。四龙套、四大铠、四下手、王龁同上。)

王龁   (粉蝶儿)   统领雄兵,俺可也,统领雄兵,

             方显俺秦国威风;

             七国中俺要吞并,

             恨赵国不肯投诚,

             要把那邯郸城一扫而平!

王贲、
王陵、
司马错、

司马梗  (同白)    参见元帅!

王龁   (白)     站立两厢!

王贲、
王陵、
司马错、

司马梗  (同白)    啊!

王龁   (念)     可恨赵国不顺情,暗受韩国十七城。留住王孙久不放,我主一怒发大兵。

     (白)     本帅、王龁。可恨赵国,私受韩国上党一十七城;又久留王孙不遣。我主大怒,命我带兵攻打赵国。前面已是上党。

             众将官!

王贲、
王陵、
司马错、

司马梗  (同白)    有!

王龁   (白)     攻打上党去者!

王贲、
王陵、
司马错、

司马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冯亭同上。)

冯亭   (念)     辕门战鼓响,三军似虎狼。

     (白)     下官、冯亭。奉了赵王之命,镇守上党。前者奏明我主,要求速发兵马,以防秦兵作乱,只是至今不见发兵。倘若秦兵到来,如何是好!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秦国命王龁挂帅,攻打上党来了!

冯亭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冯亭   (白)     待我修本一道,奏与赵王便了!

(〖牌子〗。冯亭修本,旗牌暗上。)

冯亭   (白)     来!这有本章一道,命你速速送进京去,不得有误!

旗牌   (白)     得令!

(旗牌下。)

冯亭   (白)     想这上党,将寡兵微,只怕难以防守,不免兵撤长平关便了。正是:

     (念)     平原不信忠臣语,至今数月不发兵。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冯亭   (白)     兵撤长平关!

四龙套  (同白)    啊!

(冯亭、四龙套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四大铠、四下手、王贲、王陵、司马错、司马梗、王龁同上。)

王龁   (念)     来到上党地,且等报马回。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上党是一空城。

王龁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王龁   (白)     众将官!

王贲、
王陵、
司马错、

司马梗  (同白)    有!

王龁   (白)     人马进城!

王贲、
王陵、
司马错、

司马梗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同进城。)

王龁   (白)     众将官!

王贲、
王陵、
司马错、

司马梗  (同白)    有!

王龁   (白)     查点府库钱粮,在城内歇兵三日,然后攻取长平!

王贲、
王陵、
司马错、

司马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太监、赵孝成王同上。)

赵孝成王 (引子)    七国称雄,渑池会,各罢战争。

     (念)     内事仗有平原君,外事廉颇统三军。孤坐邯郸安乐日,但愿年年太平春。

     (白)     孤、赵孝成王在位。昔年渑池大会之后,秦、赵和好,国事内有平原君执掌,外有廉顿老将治军,真乃太平景象也!

     (唱)     想当年秦欺赵连城换璧,

             反被我蔺爱卿壮语相逼。

             击瓦缶秦王惧不敢小觑,

             秦、赵和罢干戈各不相欺。

赵胜   (内白)    走哇!

(赵胜上。)

赵胜   (念)     长平边报到,秦国又发兵。

     (白)     臣、赵胜参见大王!

赵孝成王 (白)     平身。

赵胜   (白)     谢大王!

赵孝成王 (白)     赐座!

赵胜   (白)     谢座!

赵孝成王 (白)     爱卿有何本奏?

赵胜   (白)     冯亭有边报到来,请我主观看。

赵孝成王 (白)     待孤观看。

(赵孝成王看。)

赵孝成王 (白)     呀!

     (唱)     上写着秦国贼前来犯境,

             因此上要孤王速发救兵。

             秦昭襄失信义大为不正,

             岂不念那王孙尚在赵城。

     (白)     可恨秦王,不念前盟,前来犯境,难道就不念王孙异人在此!

             赵爱卿!

赵胜   (白)     臣!

赵孝成王 (白)     速传孤王旨意:将王孙异人斩首,以消孤恨!

赵胜   (白)     启奏我主:如今杀害王孙异人,无益于事,不如留此活口,将来两国或可和好。

赵孝成王 (白)     如此速宣廉颇老将上殿!

赵胜   (白)     领旨!

             大王有旨:廉老将军上殿!

廉颇   (内白)    领旨!

(廉颇上。)

廉颇   (念)     将老威风勇,沙场立奇功。

     (白)     臣、廉颇见驾,大王千岁!

赵孝成王 (白)     平身!

廉颇   (白)     千千岁!

赵孝成王 (白)     赐座!

廉颇   (白)     谢座!啊君侯!

赵胜   (白)     老将军!

(赵胜、廉颇同坐。)

廉颇   (白)     将老臣宣上殿来,有何国事议论?

赵孝成王 (白)     秦兵犯境,命爱卿带领本部人马,速至长平关。秦兵到来,相机战守。

廉颇   (白)     领旨!

     (念)     有俺廉颇在,秦国何惧哉。

(廉颇下。)

赵孝成王 (白)     你看廉颇老将,精神百倍,哪怕秦兵不灭!

赵胜   (白)     但愿此去一战成功。

赵孝成王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九场】

(赵茄、王容、苏射、傅豹同上,同起霸。)

赵茄   (念)     腾腾杀气高,

王容   (念)     大将逞英豪。

苏射   (念)     攻城与对垒,

傅豹   (念)     拔旗共夺标。

赵茄、
王容、
苏射、

傅豹   (同白)    俺——

赵茄   (白)     赵茄。

王容   (白)     王容。

苏射   (白)     苏射。

傅豹   (白)     傅豹。

赵茄   (白)     列位将军请了!

王容、
苏射、

傅豹   (同白)    请了!

赵茄   (白)     元帅升帐点兵,你我两厢伺候。

赵茄、
王容、
傅豹、

苏射   (同白)    请!

(赵茄、王容、苏射、傅豹同虚下。四龙套、四上手、四大铠、廉颇同上。)

廉颇   (引子)    奉旨勤王,拒强秦,统领儿郎;百战无人散,论韬略,威震外邦。

赵茄、
王容、
苏射、

傅豹   (同白)    参见元帅!

廉颇   (白)     站立两厢!

赵茄、
王容、
苏射、

傅豹   (同白)    啊!

廉颇   (念)     忆昔当年立奇功,六韬三略蕴胸中。今带雄兵与虎将,要与秦国论雌雄。

     (白)     本帅、廉颇,奉主之命,前往镇守平关。

             众将官!

赵茄、
王容、
苏射、

傅豹   (同白)    有。

廉颇   (白)     兵发长平关!

赵茄、
王容、
苏射、

傅豹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吕不韦  (内白)    马来!

(吕不韦上。)

吕不韦  (唱)     可恨赵王太无情,

             屡次起意害王孙。

     (白)     卑人、吕不韦。可恨赵王,屡欲加害王孙。多亏平原君讲情,才得不死。王孙终日忧思。我不免去到秦国华阳夫人那里送信,以作王孙回国之计。就此马上加鞭!

     (唱)     马上加鞭往前进,

             直奔秦国不留停。

(吕不韦下。)

【第十场】

(四龙套、冯亭同上。)

冯亭   (念)     弃却上党地,来此长平关。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廉老将军到!

冯亭   (白)     出城迎接。

(四龙套、冯亭同走圆场,同出城。四龙套、四上手、四大铠、赵茄、王容、苏射、傅豹同上。)

冯亭   (白)     上党守将冯亭,迎接元帅!

廉颇   (白)     伺候了!

(四龙套、四上手、四大铠、赵茄、王容、苏射、傅豹同进城,四龙套、冯亭同随进。众人同走圆场。廉颇升帐。)

冯亭   (白)     参见元帅!

廉颇   (白)     罢了!

冯亭   (白)     谢元帅!

廉颇   (白)     命你镇守上党,为何退守长平关?

冯亭   (白)     末将镇守上党,将寡兵微,抗敌两月有余,不见救兵到来,因此退至长平关。

廉颇   (白)     且至后帐,随营立功。

冯亭   (白)     谢元帅!

(冯亭下。)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王龁讨战!

廉颇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廉颇   (白)     出城迎敌者!

(廉颇、四龙套、四上手、四大铠、赵茄、王容、苏射、傅豹同出城,四龙套、四大铠、四下手、王贲、王陵、司马错、司马梗、王龁同上,同会阵。)

王龁   (白)     来者莫非是廉老将军?

廉颇   (白)     然!来将通名?

王龁   (白)     秦国大将王龁。老将军为何挡我去路?

廉颇   (白)     王龁!俺赵国早已与秦国和好,两罢干戈,为何又兴兵犯境?难道不知老夫的厉害!

王龁   (白)     老将军:你家大王,私受韩国一十七城,又留住我国王孙,久不放归,于理不合,因此兴师问罪。老将军若肯归降我国,不失封侯之位。

廉颇   (白)     满口胡言,放马过来!

(廉颇、王龁同起打。四龙套、四大铠、四下手、王贲、王陵、司马错、司马梗、王龁同败下。)
赵茄、
王容、
苏射、

傅豹   (同白)    秦兵大败!

廉颇   (白)     秦人多诈,不必追赶。收兵!

赵茄、
王容、
苏射、

傅豹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四大铠、四下手、王贲、王陵、司马错、司马梗、王龁同上.)

王龁   (白)     杀败了哇,杀败了!本帅统领大兵四十五万,被廉颇一战,伤了大半。不免速修本章,回朝搬兵求救便了!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丫鬟、芈氏同上。)

芈氏   (引子)    我本楚国女,出嫁秦家人。

     (念)     千里离乡沾王恩,姐妹同嫁秦国人。妹妹进宫为王后,一品诰命做夫人。

     (白)     奴家、芈氏,乃华阳夫人之姐,秦国公孙之妻。今日天气晴和,不免进宫,看望我妹。

             丫鬟!

丫鬟   (白)     有。

芈氏   (白)     伺侯了!

丫鬟   (白)     是。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禀夫人:有一赵国客人,奉了王孙异人之命,前来求见。

芈氏   (白)     叫他进来。

院子   (白)     是。

             赵国客人进见!

(吕不韦上。)

吕不韦  (念)     只为王孙事,跑得两腿酸。

     (白)     啊院公!

院子   (白)     夫人命你进见。

吕不韦  (白)     是。

             夫人在上,小人有礼!

芈氏   (白)     还礼!请坐!

吕不韦  (白)     告坐!

芈氏   (白)     王孙居赵,一向可好?

吕不韦  (白)     王孙安好。王孙常常思念夫人与华阳夫人,不能得见,故差小人前来。特具薄礼数件,书信一封,求夫人转送官中。外有明珠十颗,黄金五百两,送与夫人。望乞笑纳。

(吕不韦将礼物、书信交与院子,院子接礼物。)

芈氏   (白)     回去拜上王孙,多谢美意。客人暂住馆驿,待我进宫送信便了。

吕不韦  (白)     吿退!

(吕不韦下。)

芈氏   (白)     丫鬟!

丫鬟   (白)     有。

芈氏   (白)     车辆伺候!

丫鬟   (白)     是。

             车辆伺候!

(车夫上。)

芈氏   (白)     进宫去者!

(芈氏上车。)

芈氏   (唱)     好个仁义秦王孙,

             差人前来问安宁。

             我妹得宠身无子,

             何不以他作螟蛉。

(芈氏、车夫、院子、丫鬟同下。)

【第十四场】

(二宫女、华阳夫人同上。)

华阳夫人 (引子)    得意春风,群艳争红。

     (念)     幸得君王宠,深宫志气昂。惟恨身无子,忧思暗自伤!

     (白)     奴家、华阳夫人。侍奉太子得宠,身旁无儿,惟恐不能长长得幸。思想起来,好不愁闷人也!

     (唱)     独坐在深宫内自思自叹,

             叹身旁缺少个行孝儿男,

             今陛下生有那二十余子,

             只恐怕被旁人居上占先!

(丫鬟、院子、芈氏、车夫同上。)

芈氏   (唱)     来在官门下车辇,

(丫鬟、院子、车夫同下。)

芈氏   (唱)     见了妹妹忙问安。

     (白)     恭喜妹妹!贺喜妹妹!

华阳夫人 (白)     小妹闷居深宫,喜从何来?

芈氏   (白)     这是王孙异人书信一封,外有礼物,妹妹请看,

华阳夫人 (白)     待我看来。

(华阳夫人看书信。)

华阳夫人 (白)     原来王孙异人有意认我为母,我好幸也!

     (唱)     见书信不由我喜在心上,

             好一个秦王孙义气儿郞。

             见大王一定要将本奏上,

             收他作螟蛉子料也无妨。

     (白)     姐姐,此事正合我意。待我修书一封,交与来人,叫王孙暂且忍耐一时,早晚设法接他回国便了。

芈氏   (白)     吿辞了!

     (唱)     辞别妹妹回家转,

(丫鬟、院子、车夫同暗上,芈氏上车。)

芈氏   (唱)     见了客人说根源。

(丫鬟、院子、芈氏、车夫同下。)

华阳夫人 (唱)     忽然喜事从天降,

             见了大王奏端详,

(华阳夫人、二宫女同下。)

【第十五场】

(丫鬓、院子、芈氏、车夫同上。)

芈氏   (唱)     一封书信出宫闱,

(车夫下。)

芈氏   (唱)     快传客人把话回。

院子   (白)     有请赵国客人!

(吕不韦上。)

吕不韦  (白)     院公何事?

院子   (白)     夫人请你。

吕不韦  (白)     是是是。

             参见夫人!

芈氏   (白)     这有华阳夫人回信一封,速速报知王孙!

吕不韦  (白)     多谢夫人!

     (唱)     辞别夫人忙登程,

             夜宿晓行不留停。

(吕不韦下。)

芈氏   (念)     只为王孙事,必须用心机。

(芈氏、丫鬟、院子同下。)

【第十六场】

(四太监、大太监、秦昭襄王同上。)

秦昭襄王 (引子)    驾坐咸阳,修武备,威镇列邦。

     (念)     列国纷纷起干戈,五霸七雄各不和。秦强久欲吞六国,时机未至奈如何!

     (白)     孤、秦昭襄王在位。自登基以来,国称强盛。前命王龁攻打赵国,至今未见捷报到来,怎不叫孤忧虑也!

(张禄上。)

张禄   (念)     忙将长平事,奏与我主知。

     (白)     臣、张禄见驾,大王千岁!

秦昭襄王 (白)     平身。

张禄   (白)     千千岁!王龁兵败长平,有本奏上。

秦昭襄王 (白)     待孤观看。

(〖牌子〗。秦昭襄王看本。)

秦昭襄王 (白)     原来如此。速传孤旨:调武安君白起,带领本部人马,速速攻打长平,不得有误。

张禄   (白)     领旨!

(张禄下。)

秦昭襄王 (白)     退班!

(秦昭襄王、四太监、大太监自两边分下。)

【第十七场】

白起   (内白)    回操!

四将官  (内同白)   啊!

(四龙套、四藤牌手、四大铠、四将官、白起同上,同走圆场。)

白起   (白)     本镇、白起。奉了秦王之命,每日操演兵马。正是:

     (念)     兵精粮足应机动,人强马壮待征伐。

张禄   (内白)    圣旨下!

龙套甲  (白)     圣旨下!

白起   (白)     香案接旨。

(四龙套、张禄捧旨同上。)

张禄   (白)     圣旨下!跪听宣读:“王龁伐赵,今遭挫败,命白起挂帅,带领本部人马,攻伐赵国,不得有误!”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白起   (白)     千千岁!丞相捧旨前来,多受辛苦。

张禄   (白)     为国勤劳,何言辛苦。但不知元帅此去,怎样攻打?

白起   (白)     我想廉颇老将,万将难敌,只恐不是他的对手。只得设计,将廉颇调开,方能成功。

张禄   (白)     元帅高见。吿辞!

(张禄、四龙套同下。)

白起   (白)     众将官!

四将官  (同白)    有!

白起   (白)     兵发长平关!

四将官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吕不韦  (内白)    走哇!

(吕不韦上。)

吕不韦  (唱)     岀离咸阳忙登程,

(四龙套、四藤牌手、四大铠、四将官、白起同上,过场,同下。)

吕不韦  (唱)     不知哪厢发来兵。

     (白)     卑人、吕不韦。去到秦国与王孙送信而归。看那旁来了一支兵马,待我马上加鞭!

(四龙套、四藤牌手、四大铠、四将官、白起同上。)

四将官  (同白)    拿住奸细!

白起   (白)     绑了!回营细问。

(众人同走圆场。白起升帐。)

白起   (白)     将奸细绑上来!

(二龙套同押吕不韦跪。)

白起   (白)     胆大奸细,刺探军机,被本帅拿住,尚有何说?

吕不韦  (白)     小人乃阳翟人氏,姓吕名不韦,向与王孙异人交好。因来秦国,与华阳夫人送信。今回赵国,被元帅拿住,何言奸细!

白起   (白)     哦,原来是吕先生。待本帅松绑。

(白起松绑。)

白起   (白)     请坐!

吕不韦  (白)     谢座!

白起   (白)     众将退下!

四将官  (同白)    啊!

(四龙套、四藤牌手、四大铠、四将官同下。)

白起   (白)     久闻先生与王孙相善,本帅有事相求,幸勿推辞。

吕不韦  (白)     只要元帅有用小人之处,万死不辞。

白起   (白)     我国所惧者,廉颇也。先生如至赵国,散布流言,将廉颇调回。若得赵国,便是先生的大功。

吕不韦  (白)     小人遵命。事不宜迟,吿辞了!

     (唱)     宝帐奉了元帅命,

             散布流言走一程。

(吕不韦下。)

白起   (白)     众将走上!

四将官  (内同白)   来也!

(四龙套、四藤牌手、四大铠、四将官同上。)

白起   (白)     众将官!

四将官  (同白)    有!

白起   (白)     催军!

四将官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公孙乾上。)

公孙乾  (念)     功名富贵何所得,不能出头万事空。

     (白)     下官、公孙乾。终日看守秦国王孙,不能与国家出力报效。功名富贵,从何而得?唉!想我这冷官清职,令人难耐。我不免修下本章,以作进身之阶。我就是这个主意!我就是这个主意!

(公孙乾想。)

公孙乾  (白)     哎呀!左思右想,无有题目哇!唉!

     (唱)     左思右想难下手,

             肚中无谋空发愁。

(吕不韦上。)

吕不韦  (念)     安排离间计,特来见公孙。

     (白)     啊大夫!为何发起愁来了?

公孙乾  (白)     先生请坐!这几日为何不见?

吕不韦  (白)     一向在外邦经商,故尔不见。大夫为何烦?

公孙乾  (白)     唉!先生有所不知,想我作这冷官清职,何日得了!欲上一本,又无从下手,故尔愁闷。

吕不韦  (白)     卑人倒有个题目,不知可否?

公孙乾  (白)     你是我的好先生。请讲,请讲。

吕不韦  (白)     大夫哇!

     (唱)     贩珠玉路经那长平关上,

             闻听得众军民说短道长。

             都说道廉老将不能打仗,

             久有心带人马投降秦王。

             若上本请赵王另遣别将,

             这一件大功劳独占朝纲。

公孙乾  (白)     好哇!

     (唱)     多谢先生来指教,

             明日修本奏当朝。

     (白)     备得有酒,与先生同饮。

吕不韦  (白)     卑人还要看望王孙,吿辞了!

(吕不韦下。)

公孙乾  (笑)     哈哈哈……

     (白)     好朋友!好计策!有了这个题目,待我修起本来。廉颇呀廉颇!若不是吕先生对我言讲,你将我赵国江山断送了!

(公孙乾下。)

【第二十场】

(王孙异人、赵姬抱婴儿同上。)

王孙异人 (念)     久居异邦家何在?

赵姬   (念)     幸有佳儿悦心怀。

王孙异人 (白)     夫人,你看此子,生得倒也有些辐气。

赵姬   (白)     是呀!算来他已有三岁了。

吕不韦  (内白)    吕先生到!

王孙异人 (白)     夫人回避。

赵姬   (白)     是。

(赵姬下。吕不韦上。)

吕不韦  (白)     啊王孙!

王孙异人 (白)     先生!请坐!

吕不韦  (白)     有座。这是华阳夫人的书信,王孙请看。

王孙异人 (白)     待我一观。

(王孙异人看。)

王孙异人 (白)     哦,原来如此。望先生早早设计搭救我回国才是。

吕不韦  (白)     卑人已安排妥当,趁此兵荒马乱之际,我们混出城去,再作道理。

王孙异人 (白)     小王的家眷,如何安置?

吕不韦  (白)     速速将她母子送至娘家居住,回国之后,再来迎接便了。

王孙异人 (白)     如此甚好。事不宜迟,快快安排。

吕不韦  (白)     卑人还要回家收拾行囊。吿辞了!

王孙异人 (白)     请便!

吕不韦  (白)     啊王孙,少时我命车辆前来,迎接夫人、世子,请王孙速速料理。

王孙异人 (白)     好好好!请!

(吕不韦下。)

王孙异人 (白)     夫人快来!

(赵姬上。)

赵姬   (念)     屏后听细语,不由暗伤悲,

王孙异人 (白)     夫人,方才吕先生到此,要设计搭救小王回国,欲将夫人送至娘家暂住。小王回国之后,再来迎接你母子,同享富贵。

赵姬   (白)     话虽如此,还望殿下早早接我母子才是。

王孙异人 (白)     那个自然。

(乳娘、车夫同上。)

乳娘   (白)     王孙、夫人在上,乳娘叩头!

王孙异人 (白)     起来!

乳娘   (白)     谢王孙、夫人!

王孙异人 (白)     到此做甚!

乳娘   (白)     奉了吕老爷之命,前来迎接夫人的。

赵姬   (白)     既然如此,奴拜别了!

(〖牌子〗。赵姬上车。)

赵姬   (哭)     喂呀……

(赵姬、乳娘、车夫同下。)

王孙异人 (白)     见他母子已去,我不免收拾收拾,逃走便了!

(王孙异人下。)

【第二十一场】

赵孝成王 (内白)    摆驾!

(四太监、大太监、赵孝成王同上。)

赵孝成王 (唱)     五更三点王登殿,

             合朝文武聚得全。

             只为秦、赵两交战,

             好教孤王挂心间!

     (白)     孤、赵孝成王在位。廉颇与秦国交兵,坚守不战,如何退得秦兵?好教孤王忧闷也!

公孙乾  (内白)    公孙乾有本启奏。

大太监  (白)     启奏大王:公孙乾有本启奏。

赵孝成王 (白)     宣他上殿。

大太监  (白)     公孙乾上殿哪!

公孙乾  (内白)    领旨!

(公孙乾上。)

公孙乾  (白)     臣、公孙乾见驾,大王千岁!

赵孝成王 (白)     平身!

公孙乾  (白)     千千岁!

赵孝成王 (白)     卿家有何本奏?

公孙乾  (白)     臣闻听人言:廉颇老将怯敌不战,不久就要降秦。请我主定夺。

赵孝成王 (白)     不好了!

     (唱)     好一个廉颇老将军,

             怯敌不战为何情?

             若不是大夫来奏本,

             赵国一旦属秦人。

     (白)     卿家!你看此事应如何办理?

公孙乾  (白)     依臣之见,另选大将,速将廉颇换回,方保无虑。

赵孝成王 (白)     不知何人能当此任?

公孙乾  (白)     故将赵奢之子赵括,勇过其父,可当此任。

赵孝成王 (白)     传孤旨意,宣赵括上殿!

公孙乾  (白)     是。

             大王有旨:赵括上殿!

赵括   (内白)    来也!

(赵括上。)

赵括   (念)     大丈夫勇冠千军,立功勋哪肯让人。

     (白)     某、赵括。自幼习读兵书战策,学得万将无敌。母亲常常吿诚于我,言道:父亲临终留下遗言,日后不教某为将。我想大丈夫不与国家出力报效,何以为人也。大王宣召,急忙上殿参君。

             臣、赵括见驾,大王千岁!

赵孝成王 (白)     平身!

赵括   (白)     千千岁!

赵孝成王 (白)     赐座!

赵括   (白)     谢座!

(赵括向公孙乾。)

赵括   (白)     大夫!

公孙乾  (白)     将军!

赵括   (白)     将臣宣上殿来,有何事议?

赵孝成王 (白)     廉颇老将怯敌不战。孤欲拜卿为帅,你可能杀退秦兵?

赵括   (白)     如用臣挂帅,不将秦国踏平,非大丈夫也!

     (唱)     自幼儿读兵书韬略广有,

             管叫那秦兵将中我计谋。

             俺今日为元帅兵权在手,

             杀得他尸成山血水横流。

赵孝成王 (白)     持孤旨意,速赴长平关,将廉颇换回,不得有误!

赵括   (白)     遵旨!

     (唱)     接罢旨意回家转,

             见老娘说一遍急走阳关。

(赵括下。)

赵孝成王 (白)     卿家,孤看赵括英勇气槪,此去定然成功。

公孙乾  (白)     倘若成功,为臣也算得一个大大的功臣了!

赵母   (内白)    走哇!

(赵母上。)

赵母   (唱)     午门以外下车辇,

             急忙上殿奏一番。

             我儿赵括回家转,

             他言说奉命镇守长平关。

             丈夫临终有遗言:

             道他不可为将官。

             金殿之上赵君见,

             三拜九叩把驾参。

     (白)     臣妾、赵括之母,参见大王!

赵孝成王 (白)     平身!

赵母   (白)     千千岁!

赵孝成王 (白)     赐座!

赵母   (白)     谢座!

公孙乾  (白)     老夫人!

赵母   (白)     大夫!

赵孝成王 (白)     王嫂上殿,有何本奏?

赵母   (白)     臣妾闻听大王命赵括为帅,领兵拒秦。臣妾想赵括乃一勇之夫,焉能成功?还望大王另选别将前去,方为万全。伏乞大王详察!

赵孝成王 (白)     赵括志继父业,王嫂不可阻拦。

赵母   (白)     大王啊!

     (唱)     念臣妾年高迈将本奏上,

             望我主听臣妾细说端详:

             我丈夫临终时再三言讲,

             他言说赵括儿不是栋梁。

             纵然是读兵书习学拳棒,

             空有勇无有谋必误家邦。

             望我主准臣本另遣别将,

             免得他误大事兵败国伤!

赵孝成王 (唱)     尊王嫂下金殿请回府上,

             孤王我用赵括已定主张。

赵母   (唱)     我主爷必欲用赵括为将,

             求大王允臣妾大事一桩。

     (白)     大王执意要用赵括为帅,妾先请大王开恩。我儿倘若军前失利,不要连累臣妾一家大小!

赵孝成王 (白)     依你所奏,下殿去吧!

赵母   (白)     谢大王!

赵孝成王 (白)     退班!

(赵孝成王下。四太监、大太监、公孙乾自两边分下。)

赵母   (白)     唉!

     (哭)     儿呀……

(赵母下。)

【第二十二场】

(公孙乾、吕不韦、王孙异人同上。)

公孙乾  (唱)     一道本章奏九重,

吕不韦、

王孙异人 (同唱)    庆贺大夫成大功。

     (同白)    啊大夫!今日上朝奏本,主上一一准奏,可喜可贺。我等备得酒宴,与大夫同饮。

公孙乾  (白)     多承美意。大家同饮。

(〖牌子〗。吕不韦摆酒,在酒内加药。)
吕不韦、

王孙异人 (同白)    大夫请酒!

公孙乾  (白)     请!

(公孙乾饮酒,吕不韦、王孙异人同暗将酒泼于地下。公孙乾醉吐。)

公孙乾  (白)     呜噜……

吕不韦  (白)     大夫请酒。

公孙乾  (白)     酒已够了。

(公孙乾伏桌。)

吕不韦  (白)     王孙,看公孙乾已醉,你我逃走了吧!

王孙异人 (白)     你我这样打扮,只恐路上不便。

吕不韦  (白)     请王孙扮做我的伙伴模样,我有现成的关文,谅无妨碍。

王孙异人 (白)     如此,改扮起来。

(王孙异人换装。)

王孙异人 (白)     天色尚早,你我快快逃走了吧!

(王孙异人、吕不韦同下。二差役同醉上。)

差役甲  (白)     伙计,你怎么啦?

差役乙  (白)     昨天晚上吕先生送来的酒,喝多了一点,我简直的是醉啦。伙计,你哪?

差役甲  (白)     我呀,我也醉啦。伙计,怎么他们三位还喝哪?从昨天晚上叫咱们给留着门儿,天都亮啦,怎么还不走哇?

差役乙  (白)     咱们看看去。

(二差役同进门。)

差役乙  (白)     啊,怎么就剩大夫一个人儿啦?他们俩到哪儿去啦?

差役甲  (白)     咱们叫醒了大夫再说。

差役甲、

差役乙  (白)     老爷醒来!老爷醒来!

公孙乾  (白)     唔!

(公孙乾醒。)

公孙乾  (白)     你们二人到此做甚?

差役甲、

差役乙  (白)     吕先生和王孙不见啦!

公孙乾  (白)     想是到吕先生家中去了。速去寻找!

差役甲、

差役乙  (同白)    是。

(二差役同下。)

公孙乾  (白)     吕先生真真是个好人!

(二差役同上。)
差役甲、

差役乙  (同白)    启禀老爷:吕家全家老少,同王孙都逃走啦!

公孙乾  (白)     不好了!

     (唱)     闻听差人报一声,

             不由公孙心内惊。

             大王问罪难担待,

     (白)     罢!

     (唱)     不如一死丧残生!

(公孙乾自刎,死。)

差役甲  (白)     哎呀,自刎啦!我看这个事儿咱们也担待不了。得啦,拾掇拾掇咱们也跑了吧!

差役乙  (白)     对!

(二差役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龙套、赵括同上。)

赵括   (白)     众小校!

四龙套  (同白)    有!

赵括   (白)     趱行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赵括、四龙套同下。)

【第二十四场】

(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四将官、廉颇同上。)

廉颇   (引子)    坚守不战,老秦师,待时夺关。

     (念)     老夫胸怀智谋深,秦兵闻名吓掉魂。一战杀得贼丧胆,坚守长平抗秦兵。

     (白)     本帅、廉颇。前者与秦兵交战,杀得他弃甲而逃。那时老夫恐秦人多诈,不能轻易交战。因此,深沟高垒,数月未战。待他师老粮尽;便可一战成功。

赵括   (内白)    圣旨下!

上手甲  (白)     圣旨下!

廉颇   (白)     香案接旨。


上一篇:京剧《窃兵符》【四本】剧本唱词
下一篇:京剧《河伯娶妇》剧本唱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