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京剧 > 京剧剧本 > 正文

京剧《牡丹亭·硬拷》剧本唱词



京剧《牡丹亭·硬拷》剧本唱词

角色

柳梦梅:巾生
杜宝:外
苗舜宾:末
狱卒:丑

剧情

柳梦梅至淮阴拜见岳父杜宝,反被当作掘坟贼,解回临安拷问。幸朝廷科试发榜,又以新科状元身份为试官苗舜宾救出。

注释

全剧用南北合套,刻画柳梦梅、杜宝两人不同心理。北曲〖折桂令〗、〖雁儿得胜〗多见于武戏,此处由巾生柳梦梅演唱,曲调细嫩多姿,别具一格,传为名曲。

京剧《牡丹亭·硬拷》剧本唱词


(杜宝、众人同上。)

众人   (同唐多令)  玉带蟒袍红,

             新参近九重。

             耿秋光长剑倚崆峒,

             归到把平章印总,

             浑不是黑头公。

杜宝   (念)     秋来力尽破重围,入掌银壶护紫微。回头却叹浮生事,长向东风有是非。

     (白)     老夫杜宝。因淮扬平寇有功,叨蒙圣恩,起迁相位。前在淮阴,有一棍徒假充门婿,已着递解临安府监禁。今日不免细审一番。

             左右!

(众人同允。)

杜宝   (白)     临安府犯人可曾解到?

众人   (同白)    解到了!

杜宝   (白)     带进来!

众人   (同白)    临安府原解,带犯人听审!

狱卒   (白)     柳梦梅走动!

(柳梦梅上。)

柳梦梅  (新水令)   则这怯书生剑气吐长虹,

狱卒   (白)     来此已是相府了。

柳梦梅  (新水令)   原来丞相府十分尊重。

杜宝   (白)     刑法伺候!

柳梦梅  (新水令)   他声息儿忒汹涌,

             咱礼数缺通融。

狱卒   (白)     犯人进!犯人当面!

杜宝   (白)     打开刑具。

狱卒   (白)     领钧旨,犯人当堂开刑具,交签!

杜宝   (白)     明日领回文。

(狱卒允,下。)

柳梦梅  (白)     吓!岳丈!

杜宝   (白)     哆!谁是你岳丈?

柳梦梅  老大人!

     (新水令)   俺这里曲曲躬躬,

             他那里半抬身全不动。

杜宝   (白)     你这犯人,在相府跟前,怎么不跪?

柳梦梅  (白)     生员岭南柳梦梅,乃是老大人的女婿,怎么跪起来?

杜宝   (白)     胡说!我女儿亡过三年,不要说纳彩下聘,就是指腹裁襟,一些也没有,何曾得过女婿来?

     (步步娇)   有女无郎早把青年送,

             划口儿轻调哄。

     (白)     便是远房门婿——

     (步步娇)   你岭南吾蜀中,

             牛马风遥,甚处里丝萝共?

             敢一棍儿走秋风!

             指说关亲、骗的军民动。

柳梦梅  (白)     我这样女婿,眠书雪案,立榜云宵,自家的行止,受用不尽,何须秋风老大人?

杜宝   (白)     左右!

(众人同允。)

杜宝   (白)     搜他包裹内,可有假雕书印?

众人   (同白)    启爷:包裹内单被一条,小画一轴。

杜宝   (白)     取上来!

(众人同允。)

柳梦梅  (白)     他见了春容,自然认识。

杜宝   (白)     这是我女儿的春容。我且问你,可认得南安石道姑?

柳梦梅  (白)     认得。

杜宝   (白)     陈最良?

柳梦梅  (白)     也认得。

杜宝   (白)     这厮天网恢恢,原来就是掘坟贼!与我拿下!

(众人同允。)

柳梦梅  (白)     住了!自古拿贼拿赃,捉奸何曾见床?

杜宝   (白)     这春容就是殉葬之物!

柳梦梅  (白)     呀!

     (折桂令)   恁道证明师一轴春容,

             可知道苍苔石缝,迸坼了云踪。

             恁教俺一迷的承供,

             供的是开棺见喜,挡煞逢凶。

杜宝   (白)     石圹中金碗呢?

柳梦梅  (折桂令)   金碗呵,咱两口儿同匙受用;

杜宝   (白)     玉鱼?

柳梦梅  (折桂令)   那玉鱼呵,和俺九泉下比目和同。

             玉碾的玲珑,金锁的玎


上一篇:京剧《焚香记·阳告》剧本唱词
下一篇:京剧《金雀记·乔醋》剧本唱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