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京剧 > 京剧剧本 > 正文

京剧《桃花村》剧本唱词



京剧《桃花村》剧本唱词

角色

春兰:花旦
卞玑:小生
鲁智深:净
刘玉燕:旦
刘德明:老生
刘夫人:老旦
李忠:老生
周通:净
刘荣:丑
公差甲:丑
公差乙:丑

剧情

宋时,桃花村刘德明员外女刘玉燕,携丫鬟春兰赴花田盛会选婿,遇书生卞玑,春兰代为撮合,约定次日差人来请。老仆刘荣误将桃花山寨主周通请来,周通拟将错就错,择日迎娶。春兰又邀卞玑女装来家,与小姐计议。恰遇周通抢亲,误将卞玑抬走。周通发现错抢后大怒,要再到刘家,强行入赘。鲁智深遇卞玑逃走,问明情由,亲至刘家,在洞房中痛打周通,使卞玑与刘玉燕成婚。

注释

郝寿臣由《花田错》改编成《桃花村》演出。五十年代时,中国京剧院重加整理演出。

京剧《桃花村》郝寿臣饰鲁智深

京剧《桃花村》剧本唱词


【第一场】

李忠、

周通   (内同白)   喽罗的!

四喽罗  (内同白)   有!

李忠、

周通   (内同白)   操演完毕,转回大厅!

(李忠、周通、四喽罗同上。)

四喽罗  (同白)    大寨主好刀!

李忠   (白)     嗯!

四喽罗  (同白)    二寨主好枪!

周通   (白)     你等也该知道:

     (念)     大寨主人称打虎将,某家绰号小霸王。非是狂言自夸口,盖世无双好刀枪。

大头目  (念)     好刀枪,好刀枪,桃花山上稳称王。

周通   (白)     哦!讲得好!讲得好哇!哈哈……

李忠   (白)     贤弟休得如此,常言道:强中自有强中手。江湖路上,好汉甚多,贤弟不可目中无人。

周通   (白)     大哥!小弟本领不足为论,唯有大哥的武艺可称第一!

李忠   (白)     呃!愚兄何足道哉?前二年,我在渭州城内,幸遇一位英雄。他的武艺,胜兄十倍。

周通   (白)     哦!他是甚等样人?

李忠   (白)     此人姓鲁名达,身任经略府中提辖之职。

周通   (白)     呃!狗官府的人儿,虽然有些本领,也算不得什么英雄好汉。

李忠   (白)     啊!贤弟!

周通   (白)     大哥!

李忠   (白)     如今他不做提辖了。

周通   (白)     今在何处?

李忠   (白)     只因他义气过人,好打不平。三拳打死镇关西,弃官而走,如今想是流落江湖了。

周通   (白)     噢!有这样武艺高强、性情豪爽的英雄好汉。唉!俺周通无缘,不能相见。

李忠   (白)     啊!贤弟!天下好汉甚多,来日方长,自有个风云际会。

周通   (白)     嗯!

李忠   (白)     唉!想俺李忠虚度四十,一事无成,好不惭愧!

周通   (白)     大哥!你怎么又来了?想你我弟兄在这桃花山上,何等不喜?哪些儿不乐?且放宽心,徐图大事。

李忠   (白)     贤弟倒是个爽快的心肠!

周通   (白)     嗯!大丈夫提得起,放得下,跌得来,我就站得起。你又何必烦恼哇?哦哦!大哥!我倒想起来了!

李忠   (白)     什么?

周通   (白)     再过两日乃是大哥的四十整寿。

             哎哎!大头目!

大头目  (白)     有!

周通   (白)     你等必须杀猪宰羊,装点寿堂,好与大王祝寿哇!

大头目  (白)     遵命!

李忠   (白)     啊!贤弟!

周通   (白)     大哥!

李忠   (白)     你又要寻热闹了!

周通   (白)     哎呀!大哥!小弟就是爱个热闹。大哥的四十整寿,我们要大大地热闹一场。

             大头目过来!

大头目  (白)     哎!在!

周通   (白)     常见大户人家这寿堂之上,挂着个白胡子老头儿。哦哦!这是做什么?

大头目  (白)     那是寿屏儿!

周通   (白)     寿屏?

大头目  (白)     啊!

周通   (白)     哎!要它何用啊?

大头目  (白)     嘿嘿!寿堂必须之物啊!

周通   (白)     怎么?必须之物?

大头目  (白)     啊!当中一张画儿,旁边挂对联儿。写的是吉祥话儿,画的是南极仙儿。配上寿桃寿面儿,香炉蜡钎儿,猪头三牲,时新果鲜儿。庆祝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万万年!

周通   (白)     哎呀呀!有趣得很!有趣得很!

             哦!大头目!哎!我们山寨可有么?

大头目  (白)     山寨没有!

周通   (白)     哪里去买?

大头目  (白)     哦!必须求人家写画一份。

周通   (白)     哎呀呀!啰嗦得很!啰嗦了!

李忠   (白)     啊!贤弟!

周通   (白)     大哥!

李忠   (白)     此乃是浮文虚礼,要它何用?

周通   (白)     大哥!旁人挂得,难道你我弟兄就挂不得么?

大头目  (白)     哦!二大王!今当花田盛会,必有写画之人。何不找他写画一份呀?

周通   (白)     哎呀!大哥!还是你的造化!我们要买字画,就遇上花田盛会。待小弟亲自前往买画便了!

李忠   (白)     贤弟早去早回!

周通   (西皮摇板)  为大哥祝寿辰花田买画,

             学斯文且做个风雅行家。

李忠   (白)     贤弟!你可不要生事啊!

周通   (白)     哎!我知道啦!哈哈……

(周通下。)

李忠   (笑)     哈哈……

     (西皮摇板)  周贤弟正少年性喜玩耍,

             我怎能负盛情拦阻于他?

     (白)     小心防守!

四喽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刘德明、刘夫人同上。)

刘徳明  (西皮原板)  桃花村有门第务农为本,

刘夫人  (西皮原板)  在佛堂念经文保佑安宁。

刘徳明  (西皮原板)  诵经文又何尝求得子胤?

刘夫人  (西皮原板)  有女儿在身前乐享安宁。

刘徳明  (白)     唉!

     (念)     享安平,乐安平,可怜天下父母心。女儿年长十七岁,三年两载嫁出门。

刘夫人  (念)     嫁出门,莫伤心,何不招婿到门庭?女婿也有半子份,同心同意奉双亲。

刘徳明  (白)     你讲得虽好,只是女儿性情高傲,东村王,西村李,她总不遂心。看来这流水的年华就要错过了。

刘夫人  (白)     我养的女儿自然是有志气,一般后生之辈他还不如意呢!

刘徳明  (白)     想我们平常人家,难道还要高搭彩楼,抛球招婿吗?

刘夫人  (白)     虽不能抛球招婿,也要她自己来挑选。啊!员外!今当花田盛会,何不叫女儿前去逛会,借此选婿呢?

刘徳明  (白)     呃!会场之上,男女混杂,如何去得的?

刘夫人  (白)     既然选婿,自然是有男有女。

刘徳明  (白)     使不得!

刘夫人  (白)     待我唤春兰前来!

             啊!春兰!春兰快来!

春兰   (内白)    啊哈!

(春兰上。)

春兰   (念)     黄莺枝头唱,花影绿满窗。

     (白)     参见员外、安人!

刘徳明、

刘夫人  (同白)    罢了!

刘夫人  (白)     你家小姐呢?

春兰   (白)     我家小姐早已梳洗齐备啦!

刘夫人  (白)     唤她前来,有话言讲!

春兰   (白)     是啦!

             有请小姐!

(刘玉燕上。)

刘玉燕  (念)     燕子呢喃桃花伴,美景良辰奈何天。

     (白)     参见爹娘!

刘徳明、

刘夫人  (同白)    一旁坐下!

刘玉燕  (白)     谢座!唤女儿前来,有何训教?

春兰   (白)     员外!安人!您不用说了,我一猜,就能猜着!

刘夫人  (白)     哦!猜着什么?

春兰   (念)     要是安人唤,花园去游玩。要是员外唤,窗下念诗篇。

             安人疼小姐,不要太愁烦。员外盼小姐,考个女状元。

             二老心情不一样,叫我们小姐可两为难!

刘徳明  (白)     顽皮的丫头!

春兰   (念)     顽皮不顽皮,感情猜个不大离。

刘夫人  (白)     今日这一猜,就猜错了!员外命你陪同小姐游玩花田盛会。

刘玉燕  (白)     怎么!爹爹允许女儿去游花田盛会?

春兰   (白)     哟!我们老员外爷怎么这么开通啊?

刘玉燕  (白)     又来多口!

刘夫人  (白)     不但叫你游玩花田盛会,还要我儿自己选婿呢!

春兰   (白)     哟!这回可称了我们小姐的心啦!

刘玉燕  (白)     又来多口!

刘徳明  (白)     儿啊!这是你母亲的主意,为父不曾这样地言讲。

春兰   (白)     瞧!我说我们老员外爷可没有那么开通不是?

刘徳明  (白)     哼!休得顽皮!春兰!你陪同小姐,一路之上要小心在意。

春兰   (白)     为了小姐的终身大事,我哪儿能不小心在意呀?

刘夫人  (白)     呃!不是这样在意,叫你一路之上,多加小心,早去早回。

春兰   (白)     员外、安人!您就放心吧!我就好比是保主过江的赵子龙。保得去,保得回,准保得龙凤呈祥!

刘玉燕  (白)     啐!

     (西皮散板)  透春光倒惹得鹦鹉惊唤,

春兰   (西皮散板)  去桃园还须我武陵渔船。

刘徳明、

刘夫人  (同白)    儿啊!

     (同西皮散板) 早回来免得我二老悬盼,

刘玉燕  (白)     女儿遵命!

刘徳明、

刘夫人  (同白)    小心了!

(刘德明、刘夫人同下。)

刘玉燕  (西皮散板)  出门去畅心怀鸢飞在天。

(刘荣上。)

刘荣   (白)     谁呀?

             春兰!又是你这丫头!干什么呀?又偷着出去玩去是不是?

春兰   (白)     我呀,是上命差遣,因公外出。

刘荣   (白)     嗯!我不信!我得问问员外去,你没事尽胡出主意!

刘玉燕  (白)     啊!刘荣!

刘荣   (白)     哦!小姐!

刘玉燕  (白)     员外、安人命春兰陪伴于我,去游花田。

刘荣   (白)     啊!什么?小姐要顶牛划拳?

春兰   (白)     咳!

刘荣   (白)     啊!

春兰   (白)     去游花田!

刘荣   (白)     哦!

春兰   (白)     去逛花田盛会去!

刘荣   (白)     啊!你们输了还罚跪去?

春兰   (白)     咳!去逛花田盛会!

刘荣   (白)     去逛花田盛会?哼!算了吧!员外爷没那么开通,我得问问去!

春兰   (白)     不信你问去呀!

刘荣   (白)     我是得问去!我看着门,你们全都走了,回员外爷一抱怨我,我算招谁惹谁了?你这丫头片子!我告诉你说,尽满处溜达。

(刘荣下。)

春兰   (白)     小姐!您看刘荣够多死心眼儿啊!咱们好容易出来的,可得好好地玩一天哪!

刘玉燕  (白)     春兰哪!

     (西皮摇板)  到花田还须要多加检点,

春兰   (白)     小姐!

     (西皮流水板) 小姐吩咐记心间。

             桃花溪前杨柳岸,

             稳踏芳尘不贪玩。

             意中人,秋波转,

刘玉燕  (西皮流水板) 心中事,莫多言。

             哑谜儿随口呼唤,

             我与你做一个——

春兰   (西皮流水板) 心照不宣!

刘玉燕  (白)     春兰!

春兰   (白)     哎!

刘玉燕  (白)     来呀!

春兰   (白)     来啦!

(刘玉燕、春兰同下。)

【第三场】

(袁有份上,摆摊。)

袁有份  (白)     有请卞相公!

卞玑   (内白)    唉!羞煞人也!

(卞玑上。)

卞玑   (西皮散板)  叹斯文困异乡时乖运蹇,

             可叹我病初愈囊中无钱。

             我只得换笑脸抛头露面,

袁有份  (白)     嗬嗬!我说卞相公!可不是我这个开店的,今儿个跟您要店饭钱,您还得进京赶考去哪,这一路上的盘缠,您不也得筹措吗?我看您哪,一手的好字画,趁着花田盛会之期,您哪跟那儿写写画画,赚点银子,也好进京求名,不负您十载寒窗啊!

卞玑   (白)     店主东!

袁有份  (白)     哦!

卞玑   (白)     你这般情义,我岂不知?只是读书之人,江湖卖画,唉!好不羞煞人也!

袁有份  (白)     咳!这也算不了什么呀!咳!

卞玑   (西皮散板)  蟾宫客只落得摆设画摊。

袁有份  (白)     卞相公!您别瞧您这会儿落魄在江湖上,一朝得志便飞黄啊!哎!您这儿坐着,我给您吆喝着开张啊!

卞玑   (白)     有累店主东了!

袁有份  (白)     算不了什么!算不了什么!

             哎!山水人物,花卉翎毛,真草隶篆,扇面屏条,有买的上这儿来!

(周通上。)

周通   (西皮散板)  一路花田去买画,

             他在纸上画叉叉。

     (白)     哎呀!且住!看此人在白纸之上,东一条黑道道,西一条黑叉叉,莫非就是卖画之人?嗯!待我向前问他一声。

             啊!那位先生!你莫非就是卖画的么?

卞玑   (白)     哦!正是!正是!

周通   (白)     嗯!可有寿星图儿?

卞玑   (白)     寿星图儿?莫非悬挂寿堂的么?

周通   (白)     哦!不错!正是!

卞玑   (白)     不但一幅寿星图儿,还要配上一副对联,悬挂左右。

周通   (白)     哎呀呀!你倒是个行家呀!

卞玑   (白)     岂敢!岂敢!

周通   (白)     快快地取来,多把银钱与你。

卞玑   (白)     哦!此处无有。

周通   (白)     现在何处?

卞玑   (白)     现在小生的手上!

周通   (白)     哦!手上哪里有啊?

卞玑   (白)     哦!说有就有!非我夸口,一挥而就。

周通   (白)     怎么?你一挥而就?

卞玑   (白)     正是!

周通   (白)     好!你就快快地挥来!

卞玑   (白)     呃!好好!

周通   (白)     快快地挥来!

卞玑   (白)     兄台等候了!

周通   (白)     快快地挥来!快快地挥来!一挥而就?哈哈……

卞玑   (西皮散板)  展素幅调颜色霜毫点染,

(卞玑画。)

周通   (白)     哎哎!先生!你方才言道一挥而就,你怎么一挥不就呢?

卞玑   (白)     哎!兄台呀!

周通   (白)     哎哎!这是什么道理呀?

卞玑   (西皮散板)  一幅画怎能够一笔周全?

周通   (白)     快快地挥来!

卞玑   (西皮散板)  兴致来止不住摇动斑管,

(卞玑画。)

周通   (白)     嗯!一挥,两挥,三挥,四挥,五挥,哎呀呀!想必画成了!想必画成了!待我来看看!待我看看!待我看看!哎!

     (西皮散板)  这调调儿等得我好不心烦!

     (白)     挥了七八十挥还不成个样儿,嗯!我好不耐烦!

卞玑   (白)     啊!兄台!

     (念)     画画画得精,必须耐心情。兄台不耐等,花田游一程。

周通   (白)     嗯!好!

     (念)     我且慢慢游,你要快快地画!少时画得成,加倍来奉价。若是画不成,

卞玑   (念)     奉送不讨价。

周通   (白)     哎呀!取笑了!哈哈……

(周通下。)

卞玑   (西皮散板)  这绘画必须要轻描细染,

(卞玑画。刘玉燕、春兰同上。)

春兰   (南梆子)   一路上好兴致来到花田。

             菜花黄,梨花白,桃花更艳,

刘玉燕  (南梆子)   怎比我心花放灿烂难言?

春兰   (南梆子)   猛抬头渡仙桥就在前面,

(刘玉燕看卞玑画。)

刘玉燕  (南梆子)   渡仙桥有一座照人的玉山。

春兰   (白)     小姐!

     (念)     沧海桑田时时变,渡仙桥旁有玉山。

刘玉燕  (白)     是啊!

     (念)     仁者乐山智乐水,且问顽石可能言。

春兰   (白)     是啦!

             先生!我们这儿有礼啦!先生!我们这儿有礼啦!咳!先生!我们这儿有礼啦!

卞玑   (白)     哦哦!还礼了!还礼了!

春兰   (白)     先生!

卞玑   (白)     哎哎!

春兰   (白)     你好用功啊!

卞玑   (白)     怎么?

春兰   (白)     逛会还画画哪?

卞玑   (白)     唉!惭愧!我是个卖字画的。

春兰   (白)     哦!您是个卖字画的?

卞玑   (白)     正是!

春兰   (白)     哎哟!巧极了!我们小姐就喜欢字画!

卞玑   (白)     哦!

春兰   (白)     您请坐!

卞玑   (白)     哦!好好!

春兰   (白)     咱们回头见!

             小姐!他是个卖字画的,写的真好,画的真妙,咱们快去瞧瞧呀!

刘玉燕  (白)     哎!他画些什么?

春兰   (白)     我也没看清楚。瞧他这个人品,一定是写画俱佳呀!

刘玉燕  (白)     可有现成的字画无有?

春兰   (白)     好!我给您问去!

(春兰拿画。)

卞玑   (白)     呃!小姑娘!小姑娘!这是有人定下的,有人定下的呀!

春兰   (白)     你还有现成的没有啦?

卞玑   (白)     哎呀!现成的么,无有了!小姐若要,容我画完此幅,再与小姐挥毫。

春兰   (白)     呵!瞧你这啰嗦劲儿的!

             小姐!他说啦,现成的没有,您要是要啊,等他画完了此幅,再给您挥毫。

刘玉燕  (白)     这……春兰!这有扇儿一把,对先生去说:

     (念)     隔花人远天涯近,轻描淡写报知音。

春兰   (白)     您跟我转文呢?我不懂!您再说一遍!

刘玉燕  (白)     蠢丫头!对先生去说,字不必多,画不必细,轻描淡写报知音。

春兰   (白)     哦!轻描淡写报知音哪,我知道啦!

刘玉燕  (白)     又来顽皮!

春兰   (白)     先生!我们小姐这儿有扇儿一把。

卞玑   (白)     噢噢!

春兰   (白)     请您当面写画。

卞玑   (白)     哎呀!此幅未成,焉能搁笔?

春兰   (白)     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儿啊?我们小姐说啦,字不必多,画不必细,轻描淡写报知音。

卞玑   (白)     哦!轻描淡写报知音?

春兰   (白)     对了!对了!知音的人儿在那儿哪!

卞玑   (白)     我明白了!

     (南梆子)   莫非是西厢月把玉人送到?

春兰   (白)     先生!你怎么不写呀?先生!你怎么不画呀?咳!这多耽误工夫啊!先生!

卞玑   (白)     哦!

春兰   (白)     你怎么不写呀?

卞玑   (白)     哦!仓促之间,但不知以何为题?

春兰   (白)     哎呀!是啊!拿什么为题呀?先生!您看我们小姐坐在桃花树下,够多好看哪!您就拿花下的美人为题,您瞧好不好哪?

(卞玑看。)

春兰   (白)     您瞧好不好哇?您瞧好不好?噢!这就叫轻描淡写报知音哪?

卞玑   (白)     妙哇!

春兰   (白)     您别不害臊啦!

卞玑   (南梆子)   我虽然落穷途也展眉梢。

             报知音必须把知音相报,

(卞玑写。)

卞玑   (南梆子)   我虽然落穷途以笔相邀。

     (白)     写完了,呈与小姐指教!

春兰   (白)     您真客气!

             写画完毕,呈与小姐指教!小姐!您看他写得多好啊!您瞧这一撇儿,再瞧这一捺,还有这一勾儿!

刘玉燕  (白)     又来顽皮!

     (念)     “花点苍苔绣不匀,莺唤垂杨语未真。岂将愁煞穷途客,人面桃花不问春”。

春兰   (白)     小姐!您中意不中意呀?

刘玉燕  (白)     写画俱佳,只是未曾落款。

春兰   (白)     哟!是啊!虽然中意,可还不知道人家姓什么叫什么哪!

             先生!我们小姐说:写画俱佳,为什么不落款啊?

卞玑   (白)     哎呀!粗笔劣墨,不好落款。

春兰   (白)     您忘了吗?我们小姐说过,轻描淡写报知音,知音知音何许人?您要是不落款,那可就不诚实啦!

卞玑   (白)     噢!好好!待我写来!

(卞玑写。)

卞玑   (白)     襄阳卞玑题。

春兰   (白)     相公!您为什么装羊变鸡呀?

卞玑   (白)     呃!我是襄阳卞玑!

春兰   (白)     哦!有何功名?

卞玑   (白)     也曾中举。

春兰   (白)     哟!那怎么不写上点儿?好让我们员外爷也知道知道哇!

卞玑   (白)     哎!

     (念)     小小功名何足论,要做蟾宫折桂人。

春兰   (白)     好!待我告诉小姐去!

刘玉燕  (白)     好志气!

春兰   (白)     哟!小姐!您都听见啦?

刘玉燕  (白)     休得胡言!速速回去了吧!

春兰   (白)     小姐!您就这么走吗?

刘玉燕  (白)     回去禀告爹娘!

春兰   (白)     画人家也给画啦,字也给写啦,您得给人家润笔之资啊!

刘玉燕  (白)     这有纹银一锭,奉送相公。

春兰   (白)     是啦!

             先生!

卞玑   (白)     哎!

春兰   (白)     我们小姐这有银子一锭,送与您下茶的!

卞玑   (白)     怎么?

春兰   (白)     喝茶的!

卞玑   (白)     哎呀!既然知音,怎敢受赐?

春兰   (白)     这您可得收下呀!您要是不收下,就辜负我们小姐的心啦!

卞玑   (白)     哦!如此多谢小姐!

刘玉燕  (白)     先生不必过谦!

春兰   (白)     先生!

卞玑   (白)     啊!

春兰   (白)     我给您搁在笔筒里头啦!

卞玑   (白)     哦!好好!

春兰   (白)     这咱们就算定下啦!

刘玉燕  (白)     春兰!

春兰   (白)     哎!

刘玉燕  (白)     回去了吧!

     (西皮散板)  此行不虚雀屏选,

(刘玉燕下。)

春兰   (西皮散板)  想起一事再开言。

     (白)     噌!

卞玑   (白)     哎哟!

春兰   (白)     先生!

卞玑   (白)     哎!

春兰   (白)     你看我们小姐怎么样啊?

卞玑   (白)     哎呀!端庄淑女,大家闺秀!

春兰   (白)     长得好看不好看?

卞玑   (白)     嫦娥下界,仙子临凡!

春兰   (白)     那么我哪?

卞玑   (白)     并蒂莲花,一般无二!

春兰   (白)     哟!您可真会说话!

卞玑   (白)     岂敢!

春兰   (白)     你看我们小姐长得好看,你知道她姓什么吗?

卞玑   (白)     哎呀!我不晓得呀!

春兰   (白)     我们员外爷姓刘!

卞玑   (白)     噢!

春兰   (白)     我们小姐也姓刘!

卞玑   (白)     噢!是是!

春兰   (白)     我们员外爷叫刘徳明。

卞玑   (白)     刘徳明!

春兰   (白)     就住在前面桃花村。

卞玑   (白)     哦!就在桃花村居住!

春兰   (白)     我们小姐叫刘玉燕。

卞玑   (白)     哦!刘玉燕!哦!但不知小姑娘你的芳名?

春兰   (白)     我呀!

卞玑   (白)     哦!

春兰   (白)     你猜!

卞玑   (白)     哎呀!小姑娘的芳名,哪有乱猜之理呀?

春兰   (白)     哟!倒是个老实君子啊!我告诉你说吧。

卞玑   (白)     哦!

春兰   (白)     我叫——我叫春兰!

卞玑   (白)     噢!莫非你是春天之春哪?

春兰   (白)     不错!

卞玑   (白)     兰花之兰?

春兰   (白)     哟!越说越对了!响亮不响亮?

卞玑   (白)     哎!春乃一岁之首,兰乃王者之香。岂止响亮,而且,哎!大方得很喏!

春兰   (白)     哟!敢情是个书呆子!

             先生!

卞玑   (白)     哎哎!

春兰   (白)     您成家了没有哇?

卞玑   (白)     哎呀!我未曾娶妻。

春兰   (白)     说实话!

卞玑   (白)     小生虚度二十三岁,中馈犹虚。

春兰   (白)     瞧!不说实话还好,一说实话倒把我给闹糊涂了!干脆!你娶媳妇了没有哇?

卞玑   (白)     哎呀!尚未!

春兰   (白)     啊!

卞玑   (白)     尚未!实实地无有哇!

春兰   (白)     哟!那可巧极啦!

卞玑   (白)     啊!怎么哇?

春兰   (白)     我告诉你说吧:今儿个我们奉了员外、安人之命,一来逛会,二来选择佳婿。我把我们小姐说给你,做个小两口,你看怎么样啊?

卞玑   (白)     哎呀!怎敢高攀哪?

春兰   (白)     你忘了吗?刚才我们小姐说过,轻描淡写报知音哪!

卞玑   (白)     哎呀呀!既然如此,感恩匪浅!

春兰   (白)     好!你在这儿等着,我们回去,禀明员外、安人,一定来人接你来!可是你千万别走啊!

卞玑   (白)     我不走了!我就在这里等着!

刘玉燕  (内白)    春兰!还不快来!

春兰   (白)     啊!来了!

             尽顾着跟你说话了,我们小姐全走远啦!

             小姐你等着!

             先生你别走!

             小姐你等着!

             先生你可别走啊!

(春兰下。)

卞玑   (笑)     哈哈……

(袁有份上。)

袁有份  (白)     哦!卞相公!您哪大喜大喜!

卞玑   (白)     喜什么?

袁有份  (白)     张太公请您哪写四张围屏,有二十两银子,在我这儿哪!来来来!快走!快走!

卞玑   (白)     哦!我还有事啊!我不能前去!我不能前去!

袁有份  (白)     哎!您别不能去呀!张太公那等着用呢,您赶紧去给他画去呀!

卞玑   (白)     哎!我这儿还有一幅寿星图儿未曾画完,怎能前去呀?

袁有份  (白)     没画完寿星图儿?

卞玑   (白)     哎哎!

袁有份  (白)     给定钱了吗?

卞玑   (白)     无有哇!

袁有份  (白)     咳!这过路的买卖没准的事情,您先抓现成的。

卞玑   (白)     啊!慢来!慢来!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明日再到张家,也还不迟。

袁有份  (白)     噢噢!别介!别介!明天那可不行了!张太公那儿等着用哪,来不及了!

卞玑   (白)     哎呀!我还有要紧的事啊!

袁有份  (白)     什么要紧的事情?你真是个老实人!您先给他画,然后再给他画寿星图儿!

卞玑   (白)     哎呀!使不得!使不得!

袁有份  (白)     没有那么些事,走吧!

(袁有份拉卞玑同下。)

【第四场】

(刘玉燕、春兰同上。)

春兰   (念)     花田中求得连理,愿小姐比翼双飞。

     (白)     有请员外、安人!

(刘德明、刘夫人同上。)
刘徳明、

刘夫人  (同白)    儿啊!回来了!

春兰、

刘玉燕  (同白)    回来了!

刘徳明  (白)     看你们跑得这慌张的样儿!

春兰   (白)     心里头有事吗!员外、安人,您哪大喜啦!

刘夫人  (白)     哦!听你之言,莫非我儿选婿得人?

             儿啊!选中何人?快快说与我二老知道。

春兰   (白)     哟!刚才让人画扇子的时候,那胆都哪儿去啦?

刘玉燕  (白)     啐!

(刘玉燕下。)

春兰   (白)     臊跑啦!

刘夫人  (白)     春兰!说与我二老知道吧!

春兰   (白)     员外、安人容禀。

     (西皮流水板) 员外、安人容我讲:

             渡仙桥旁遇才郎。

             也曾中举列金榜,

             姓卞名玑住襄阳。

             若问他人才文才学问广,

             徇徇君子更端庄。

             倘若是招赘到门庭上,

             称得起才子佳人梁鸿配孟光。

             员外不信差人往,

             请他到来看端详。

     (白)     这是他写的扇子,员外请看!

刘徳明  (白)     待我看来!

(刘德明接扇。)

刘德明  (白)     果然写画俱佳!

刘夫人  (白)     听你之言,那卞先生一定人才出众的了啊!

春兰   (白)     唔!小姐的缘分,春兰的眼力,那还能有错儿吗?

刘夫人  (白)     哦!好好好!

             员外,就该命人前去相请才是啊!

刘徳明  (白)     他乃读书之人,焉能流落江湖?使不得的!

刘夫人  (白)     眼见是实,请他前来一看便知分晓。

春兰   (白)     还是安人说得对,我给您叫刘荣去!

刘徳明  (白)     咳!你忒以地纵容女儿了!

春兰   (白)     刘荣!刘荣!

(刘荣上。)

刘荣   (白)     啊!什么事啊?

春兰   (白)     员外、安人叫你哪!

刘荣   (白)     哦哦!

             员外、安人!什么事啊?

刘徳明  (白)     命你去到渡仙桥,将卞先生请来!

刘荣   (白)     哎哎!是是是!

(刘德明、刘夫人同下。)

春兰   (白)     哟!我得嘱咐嘱咐他!

             刘荣!刘荣!

刘荣   (白)     哦哦!

春兰   (白)     回来!你上哪儿啊?

刘荣   (白)     我上渡仙桥啊!

春兰   (白)     回来!回来!渡仙桥地儿大啦,你上哪儿请去呀?

刘荣   (白)     哎!这话也对!反正我找会子!

春兰   (白)     回来!回来!回来呀!我呀,指你一条明路,管保手到擒来。

刘荣   (白)     嗯!那敢情好啦!

春兰   (白)     可是你得怎么样谢贺谢贺我呀?

刘荣   (白)     嘿!小丫头啊!你还知道话不虚传哪是怎么着?

春兰   (白)     其实啊,我们也不要你谢贺什么,往后我们出入大门的时候,你别那么死盘死问的就得啦!

刘荣   (白)     算啦!算啦!这回员外都开通啦,我算找谁的呀?

春兰   (白)     好!我告诉你说!

刘荣   (白)     哎!

春兰   (白)     在渡仙桥有个字画摊儿,那儿就是卞相公。

刘荣   (白)     哦!渡仙桥,有个算卦摊儿。

春兰   (白)     咳!回来!回来!回来!

刘荣   (白)     噢!怎么?

春兰   (白)     字画摊儿!

刘荣   (白)     哦!字画摊儿?

春兰   (白)     可不是算卦摊儿!

刘荣   (白)     噢!对对对!

春兰   (白)     那个卖字画的就是卞相公。

刘荣   (白)     哦!对了!那儿有个说闲话的!

春兰   (白)     哎!回来!回来!回来!卖字画的,可不是说闲话的!

刘荣   (白)     哦!卖字画就不许说闲话啦吗?

春兰   (白)     我告诉你说吧,要是在里头坐着的,就是卖字画的。要是在旁边站着的,那就是说闲话的。可别请错啦!

刘荣   (白)     错不了!

春兰   (白)     请错了,哼!叫你吃罪不起!

刘荣   (白)     哟呵呵呵!什么事,这么要紧哪?

春兰   (白)     我告诉你说吧!

刘荣   (白)     啊!

春兰   (白)     你请的这位卞相公啊,就是小姐未过门的小女婿!

(春兰下。)

刘荣   (白)     哦!闹了半天,小姐有了女婿了!这事可别错了!哎!噢!对了!渡仙桥字画摊儿,请坐着的,别请站着的。坐着的是卖字画的,站着的是说闲话的。这回我算记住了!我去了!

(刘荣下。)

【第五场】

周通   (内白)    嗯哼!

(周通上。)

周通   (白)     俺在花田会上游玩了半日,倒也爽快。哦!我那张寿星图儿想必画成了!哎呀!想必……

             啊!这卖画的先生他往哪里去了?哎呀!荒唐!荒唐!往哪里去了?待我来看看,他画成了无有?

             哎!某家游玩了半日,这张寿星图儿他还未曾画成。真真地岂有此理!也罢!看天时尚早,我不免在此坐等于他。今日画不成,定不与他甘休!

(刘荣上。)

刘荣   (白)     来到渡仙桥。不错!字画摊一个。用目仔细瞧,嘿!你瞧瞧,里边真有人坐着。甭说,这位就是卞相公!哦!哎!不对呀!怎么是个黑脸大汉哪?哎!春兰说得明白,渡仙桥,字画摊,请坐着的,别请站着的。那没错啊这个!哦!我明白啦!俗语有句话儿,慧眼识英雄,惺惺惜惺惺。这是小姐自个儿选的,我管他黑脸白脸哪!

             我说你是卞……

周通   (白)     便怎么样?

刘荣   (白)     不是!我们员外请您哪!

周通   (白)     哪个员外?

刘荣   (白)     哦!刘徳明刘员外!

周通   (白)     我与你家员外素不相识,他请我做什么?

刘荣   (白)     哎!您别着急!您听我跟您说呀!您是不认识我们员外,可是我们小姐她认识您哪!

周通   (白)     怎么!你家小姐她认识于我?

刘荣   (白)     啊!我们小姐游玩花田,暗中选婿,小姐选中了您啦!我们员外叫我请您前去定亲哪!

周通   (白)     哎呀呀!有这等事!

刘荣   (白)     哦!这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哪!

周通   (白)     怎么讲?

刘荣   (白)     千里姻缘一线牵哪!

周通   (笑)     啊呀呀!哈哈……

     (西皮散板)  红鸾照命姻缘凑,

             今日巧得凤凰俦。

             我暂不买画跟你走,

     (白)     走!

刘荣   (白)     您跟我来!

(刘荣、周通同走圆场。)

周通   (西皮散板)  心花怒放我喜眉头。

刘荣   (白)     哎呀!我说姑老爷!您这个,您这儿呆着不成,您这么着吧,您门房里坐一会,我给您回禀一声。

周通   (白)     嗯!好!老管家,你要快快地相请!

刘荣   (白)     是是!

周通   (白)     快快地相请呢!

刘荣   (白)     是!您哪稍等一会儿!

(周通下。)

周通   (白)     有请员外、安人!

(刘德明、刘夫人同上。)

刘徳明  (念)     雀屏选娇客,

刘夫人  (念)     东床看玉人。

刘徳明  (白)     卞相公请到无有?

刘荣   (白)     嗯!请是请来啦,我说这个员外、安人!小姐怎么选的呀?不是我多嘴呀,怎么选了个黑脸大汉呢?

刘徳明  (白)     啊!这是什么缘故?快唤春兰前来!

刘荣   (白)     对啦!您得问问她怎么回事吧!

             春兰!春兰!

(春兰上。)

春兰   (白)     哎!来啦!来啦!

刘荣   (白)     员外叫你!叫你!

春兰   (白)     什么事啊?员外、安人?

刘徳明  (白)     春兰!我来问你:那卞相公的人才如何?

春兰   (白)     没告诉您说吗,是个白面的书生啊!

刘徳明  (白)     为何是个黑脸的大汉哪?

春兰   (白)     谁说的?

刘徳明、

刘夫人  (同白)    刘荣讲的!

春兰   (白)     刘荣!

刘荣   (白)     啊!

春兰   (白)     你在哪儿请的呀?

刘荣   (白)     渡仙桥,字画摊,请坐着的,没请站着的呀!

春兰   (白)     对呀!

刘荣   (白)     对呀!

春兰   (白)     怎么会是个黑脸大汉哪?

刘荣   (白)     哎!现在吗,黑脸大汉也没错!

春兰   (白)     我不信!

刘荣   (白)     你不信,我给你叫来你看看好不好?

春兰   (白)     快快请来!

刘荣   (白)     我叫他去!我叫他去!

             有请姑老爷!

周通   (内白)    嗯哼!

(周通上。)

周通   (念)     喜事从天降,向前拜岳丈。

刘荣   (白)     来吧您!您请吧!

周通   (白)     啊!岳父老大人!小婿有礼了!

春兰   (白)     哎哟!

             员外爷!错啦!错啦!怎么会是个黑脸大汉哪?哎哟!可吓死我啦!

刘荣   (白)     这是怎么搞的?

刘徳明  (白)     唗!我叫你去请卞相公,为何错请他人?

刘荣   (白)     啊!员外!员外!这是小姐自个儿选的,我没请错呀!

周通   (白)     着哇!着哇!

刘徳明  (白)     还敢多口!真真的该打!

周通   (白)     唗!你既请咱前来,为何一言不讲?责骂奴仆,是何道理?

刘徳明  (白)     呃呃!请息怒!小老儿有下情告禀!

周通   (白)     你有什么下情?啊!有什么下情?哦哦哦!是了!想是你的女儿在花田会上选中于我,你却心中不愿。因此寻故反悔,责骂奴仆,你道是与不是?

刘夫人  (白)     哎呀!壮士!并非此意,实实错请尊驾。愿多奉金银,另选高门吧!

周通   (白)     呀呀呸!旁人任你摆布,俺周通也是你们耍笑的吗?

刘徳明、

刘夫人  (同白)    请问君乃何人?

周通   (白)     瞎了你们的双眼!

     (念)     桃花山上美名扬,谁人不知小霸王?非是某家来掳抢,你自己的女儿选才郎。姻缘已定不多讲,今晚花轿娶新娘!

     (白)     老头儿!今晚三更时分,花轿来娶新人。你们速速的准备呀!走了!

(周通下。)

刘徳明  (白)     哎呀!

刘夫人  (白)     唉!

刘徳明  (西皮散板)  不测风云随时变,

刘夫人  (西皮散板)  好姻缘变成恶姻缘。

刘徳明  (白)     咳!我说这个门婿选不得,你们偏要去选。我说这个卞先生请不得,你们偏要去请。选来请去,大祸临门了!

刘夫人  (白)     此乃刘荣错请之过,怎能怪得我母女呀?

刘徳明  (白)     唉!事到如今,埋怨哪个也是无用的了。那周通言道:今晚三更时分前来迎娶,难道我们的女儿,就当真的配与山寇吗?

刘夫人  (白)     啊!这亲事既然是两家情愿,谅他们也不敢来强娶!

刘徳明  (白)     啊!他乃桃花山的大王爷,怎么不敢前来强娶呀?

刘夫人  (白)     哎呀!员外啊!何不到官府告他一状啊?

刘徳明  (白)     唉!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

             刘荣备马!刘荣备马!

刘荣   (白)     不是我的事,我没干吗呀!

刘徳明  (白)     刘荣啊!备马!

刘荣   (白)     哎哟!是啦!你瞧我招谁了?

刘徳明  (西皮摇板)  没来由在家中祸从天降,

(刘德明、刘荣同下。)

刘夫人  (西皮摇板)  望苍天求菩萨大显灵光!

     (白)     菩萨!多多保佑啊!

(刘夫人下。)

春兰   (西皮摇板)  到如今我怎能袖手观望?

     (白)     有请小姐!

(刘玉燕上。)

春兰   (西皮摇板)  事如何已危急快做商量。

     (白)     小姐!刘荣错请之人,乃是桃花山上的小霸王周通。临行言道:今晚三更前来迎娶。

刘玉燕  (白)     春兰哪!只望花田选婿,得配才郎,谁知冤孽缠身。事到如今,只有遗恨终身,自寻一死啊!

春兰   (白)     好个有志气的小姐!您就知道死啊?

刘玉燕  (白)     你是我闺房知己,设身处地,为我一想,事到如今,不死又待如何?

春兰   (白)     小姐!您就忘了吗?物有万变,人有千变,咱们不会想个主意吗?

刘玉燕  (白)     你有什么万全之计,救我一救!

春兰   (白)     哟!您可真是个女书呆子!我哪有什么现成的主意?咱们不会想吗?

(春兰想。)

春兰   (白)     小姐!您对那卞生究竟怎么样啊?

刘玉燕  (白)     这……

春兰   (白)     哟!到了什么时候啦,您就别害臊啦!

刘玉燕  (白)     我与他一见倾心,情愿偕老白头。

春兰   (白)     好!何不与他一同逃走哪?

刘玉燕  (白)     我与他只见他面,他心未必我心。

春兰   (白)     嗯!这也说的是!咱们是一盆热火,他未必锦上添花。哎!这么办,我去到渡仙桥把他偷偷地请来,你们当面商量,您瞧好不好哪?

刘玉燕  (白)     必须瞒过员外、安人。

春兰   (白)     员外到衙门告状去啦,安人已进后堂。

刘玉燕  (白)     门上刘荣,也要提防一二。

春兰   (白)     刘荣啊!早就叫我给制服啦!

刘玉燕  (白)     且慢!想那卞生是一男子,怎能来到此处?

春兰   (白)     哎!他若肯来,自然有计。

刘玉燕  (白)     千万不可叫外人知道,你我的名节要紧。

春兰   (白)     嗯!咱们是随机应变,小心谨慎。您就放心吧,我的小姐!

刘玉燕  (白)     谨慎了!

(刘玉燕、春兰自两边分下。)

【第六场】

(卞玑上。)

卞玑   (西皮摇板)  心中有事心烦乱,

             运笔如飞写画完。

             渡仙桥边心悬盼,

(卞玑睡。春兰上。)

春兰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到花田。

     (白)     哟!在这儿哪!怎么会请错了哪?睡了?我可得吓唬吓唬他!

             咳!笔飞啦!墨跑啦!哎哟!你还睡觉哪!

(卞玑醒。)

卞玑   (白)     春兰!你来了?你误了哇!

春兰   (白)     你误啦!

卞玑   (白)     我不曾误啊!

春兰   (白)     你没误?

卞玑   (白)     嗯!

春兰   (白)     你想想,刚才上哪儿去啦?

卞玑   (白)     哦!被店家拉拉扯扯,与人家画围屏去了。刚刚回来,你就来了。哎!巧得很!巧得很哪!

春兰   (白)     还巧哪!简直地糟啦!

卞玑   (白)     怎么糟了啊?

春兰   (白)     咳!你不知道,我们回去,把你那把扇子,给我们员外、安人这么一瞧……

卞玑   (白)     哦!

春兰   (白)     员外、安人十分的欢喜。立时刻就打发家人刘荣来请你来啦!

卞玑   (白)     噢!我不曾见着啊!

春兰   (白)     你要见着他,不就没事啦吗?不用说,就在你给人家画围屏的时候,他这么一请,可就请错啦!

卞玑   (白)     啊!把哪个请了去了?

春兰   (白)     咳!错请旁人还好,单单地把桃花山上的小霸王周通给请去啦!

卞玑   (白)     哎呀!糟了!糟了哇!

春兰   (白)     谁说不糟哪?那周通见了我家员外,不容分说。临行言道:今晚三更,前来迎娶小姐成亲。

卞玑   (白)     哎!你家小姐就是这样的应允不成哪?

春兰   (白)     我们小姐,焉能应允?

卞玑   (白)     是啊!

春兰   (白)     她正在楼上偷听哪,一闻此言,往楼下扑通……

卞玑   (白)     啊!

春兰   (白)     这么一声。

卞玑   (白)     怎么样了哇?

春兰   (白)     她、她就坠楼而死啦!

卞玑   (白)     啊!你家小姐她、她死了哇?

春兰   (白)     她死啦!

卞玑   (哭)     哎呀!小姐呀!小姐呀!

春兰   (白)     倒是一片丹心!

卞玑   (哭)     小姐呀!

春兰   (白)     卞相公!你别哭了!我们小姐没死!

卞玑   (白)     不曾死啊?

春兰   (白)     我跟你闹着玩哪!

卞玑   (白)     哎呀!你吓煞我也!

春兰   (白)     今奉小姐之命。

卞玑   (白)     嗯!

春兰   (白)     请你私到绣楼,你可敢去吗?

卞玑   (白)     哎!小姐待我如此的恩爱,我就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我们走!

春兰   (白)     慢着!慢着!你是一个男子,私入绣楼,给旁人看见了,小姐的名节要紧,你也吃罪不起呀!

卞玑   (白)     哎呀!是啊!我是个男子,怎好到你家小姐楼上去啊?

春兰   (白)     是啊!

卞玑   (白)     唉!卞玑呀,卞玑!你怎么偏偏是个男子啊?

春兰   (白)     那么你要是个女的哪?

卞玑   (白)     啊?

春兰   (白)     可也就没有这事儿了!

卞玑   (白)     哎呀!这便如何是好?

春兰   (白)     哎!卞相公!你何不男扮女装哪?

卞玑   (白)     呃!慢来!慢来!我是个男子,怎能扮女子啊?那成什么样儿啊?哎呀!不能扮哪!

春兰   (白)     你忘了通权达变了吗?

卞玑   (白)     噢!有理!古书云:“君子豹变,大人虎变。”我卞玑也要变上一变,哎呀!只恐我这一变哪,有些难看哪!

春兰   (白)     咳!

     (念)     管他难看不难看,且图小姐来会面。

卞玑   (白)     哦!

     (念)     若能与小姐来会面,我就变变变。

     (白)     我来问你,这头上?

春兰   (白)     戴我们小姐的!

卞玑   (白)     这身上?

春兰   (白)     穿我们小姐的!

卞玑   (白)     这足下?

春兰   (白)     也穿我们小姐的!

卞玑   (白)     慢来!你家小姐有这样大的脚么?

春兰   (白)     哟!我们小姐可没有你那么大的丫子!

卞玑   (白)     是啊!这便如何是好哇?哎呀!是啊!这便如何是好哇?

春兰   (白)     卞相公!

卞玑   (白)     哦!

春兰   (白)     你抬起脚来!

卞玑   (白)     哎!好!

春兰   (白)     嗯!行啦!行啦!行啦!

卞玑   (白)     噢!好好!待我收拾摊儿!

春兰   (白)     回来!回来!回来!

卞玑   (白)     啊!做什么哇?

春兰   (白)     你我今夜在哪里相会呀?

卞玑   (白)     噢!就在此处相会吧!

春兰   (白)     此处来往人多,恐有不便。

卞玑   (白)     嗯!

春兰   (白)     你我就在桃花村口相会。

卞玑   (白)     噢!桃花村口相会?我记下了!待我收拾摊儿!

春兰   (白)     你回来!你回来!你我相会何时啊?

卞玑   (白)     是啊!什么时候啊?

春兰   (白)     据我想,必须二更时分。

卞玑   (白)     哦!二更时分?不错!路静人稀!正好!正好!待我收拾摊儿!

春兰   (白)     你回来!你回来!你回来!

卞玑   (白)     你又做什么?

春兰   (白)     你我以何为号呢?

卞玑   (白)     是啊!以何为号哇?

春兰   (白)     还是的!你可忙什么的!

卞玑   (白)     哦!是是!

春兰   (白)     二更时分,休问来人,只听拍掌为记!

卞玑   (白)     哦!二更时分,休问来人,只听拍掌为记!我记下了!待我收拾摊儿!

春兰   (白)     哎!你再给我回来!

卞玑   (白)     哎呀!春兰姐呀!你有话就痛痛快快地讲了吧!

春兰   (白)     哎!相公啊!

     (西皮流水板) 非是我嘱咐叮咛把话讲,

             只怪你呆头呆脑慌慌张张。

             今夜晚非比那西厢待月,

             你谨提防,莫轻狂,关系你患难鸳鸯永宿在池塘。

             已然错请生波浪,

             怎能够粗心大意你再荒唐?

             鼓打二更准时往,

             桃花村口莫彷徨。

             不要高声也不要嚷,

             你必须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不但要仔细听,还要仔细想,

             是不是有人拍巴掌?

             响一声,你还一掌,

            


上一篇:京剧《辕门斩子》剧本唱词
下一篇:京剧《贺后骂殿》剧本唱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