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傩戏 > 傩戏知识 > 正文

傩戏王国



这是一方神奇的土地。千万年天造地设,千万年隐世离尘,就这样在云贵高原与四川盆地之间默默演绎着自己的历史,这方神奇的土地秦属巴郡,汉属涪陵县,隋隶信安县,唐宋为珍州辖境,均为羁縻之地;元、明称真州或真安州,清隶正安;直到二十世纪40年代方从正安县折出设县,以西汉开南中之学气的先贤伊珍之字命名道真。几千年里,道真这方2156平方公里的土地从南从北、隶黔隶蜀,摇曳不定,以蛮荒之貌适迹尘嚣,高山深谷只留下黔蜀门屏的称谓。
至少在2000多年以前,一批先民来到这方蛮荒之境,构木为窠,钻石取火,披荆斩棘,开荒辟草,选择了这方土地,生息繁衍。他们在商周时被称作“濮人”,秦汉时并称“濮”、“僚”,魏晋称“僚”,唐时称“葛僚”,明清以后称“仡佬”。苗族、土家族、汉族先民也辗转来到此地拓荒生存。那是一幅幅怎样的图画啊,那一定足以让现代人惊心动魄!生存是那样的艰难,而生命又是那样的坚韧;凄风苦雨,重重磨难,远离文明,终老林泉,芙蓉江奔腾咆哮,云顶山摧崖危岩,而生命仍顽强地延续到了今天。
当二十世纪人类探索的目光扫描到这里的时候,道真神秘的面纱终于被一层层揭开,逐渐露出了她神奇的面目。
那一天,我们突然发现,历经200万年风霜雪雨的银杉就悄悄地生活在我们身边;那一天,我们还突然发现,我们这些着汉人衣冠、操汉人语言的道真人,有那么多竟然是仡佬、苗、土家的后代;那一天,我们再次突然发现,我们道真人的祖先还创造有那样丰富多彩的神奇文化。
于是,世人开始检视道真先民的服饰、饮食、起居、墓葬、文艺、娱乐、习俗等等。于是,一块瑰宝被拂去尘土,出现于世人眼前。她是那样的光彩夺目,令无数专家学者倾倒,她又是那样的质朴无华,无惊无乍,不改千年的容貌。傩戏——这一种神秘、古老的文化,由道真农民千百年传承到今天,道真从此获得了“傩戏王国”的美誉。
“傩”本是古时腊月驱逐疫鬼的仪式。《吕氏春秋·季冬“云:命有司大傩”。高诱注:“大傩,逐尽阴气为阳导也,今人腊岁前一日击鼓驱疫,谓之逐除是也”。 “大傩”在古代皇宫里举行时是十分隆重的,《后汉书·礼仪志》说:“先腊一日曰大傩,谓之逐疫。其仪选中黄门子弟年十岁以上十二以下百二十人为侲子,皆赤帻皂制,执大鼗;方相氏黄金四目,蒙熊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十二兽衣毛角;中黄门行之,冗从仆射将之,以逐恶鬼于禁中。中黄门倡, 侲子和曰:“……穷奇腾根共食蛊,凡使十二神追恶凶,赫汝躯,拉汝干,节解汝肉,抽汝肺肠,汝不急去,后者为粮。因作方相与十二兽舞,欢呼周遍,前后省三过,门外五营骑士传火弃洛水中”。驱逐疫鬼仪式不仅在皇宫举行,乡下也有类似活动,《荆楚岁时记》载:“十二月八日为腊日,村人并击细腰鼓,戴胡头,及作金刚力士以逐疫。”那场面虽然比不上皇宫的豪华,热闹的程度是一点也不逊让的。
千年以降,今天的“傩”已远非古时的模样,就如同人的饮食、服饰演变到今天与古人早已大相径庭一般。但正如食饱衣暖的基本功能没有变化一样,“傩”也仍保持着驱逐疫鬼的职能。
“傩”在当今学术界谓之“傩戏”,那是学者看查“傩”的表演成份。人类重功利,驱逐疫鬼迨非人力能为,只好假之神力。而神又并非一请即动,古人于是以娱神的方式,诗歌舞蹈,迎神降临,以为这样一来,神听了美妙的歌唱、赞颂,高兴得不得了,赶赴到场,场中又有牺牲、香烟贿赂,又有动人的舞蹈献媚,恻隐之心一发,想凡间之人也不容易,就顺便捉他几个疫鬼。然而人到此仍不敢自信请到神,因神本是人造,虚无飘渺,不可捉摸,来与没来,不可得见,又另想一法,把人装扮成神或猛兽。以为即使神没来,那些疫鬼见到这些假神假兽,一脸凶相,满口诅咒,一定会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然而,“傩”在道真民间并不称“傩戏”。据冉文玉《冲傩—来自巴渔傩坛的报告》记述,称上坛和下坛,下坛即谓“冲傩”,“冲傩”即学者所称“傩戏”,民间又称“打保福”或“逛神”或“跳大牙巴”。道真傩坛多源多流流多姿多彩,其中有一支称清微教。传说有一年,梅江遭旱,一坛门布坛求雨,久无响应,有一外乡人背着一个背夹路过此地,在坛周转了几圈后冲了一句话:这样子都想求雨?众人激他:你来!此人毫不逊让,穿戴整齐即手书一表,作法毕,狂风大作,雷电交加,暴雨倾盆而下。众人信服,称他为师,那人便结合乡情,揉合佛道,手创清微教傩坛。
冲傩的存在其实是为了替人酬恩缴愿、驱鬼神而治人疾以及追荐亡灵(俗称做道场)。例如有一道咒语就与古时有异曲同工之妙:“雷神坛中作证明,差个元帅显威灵。消灾延寿来扶顺,要保家宅得安宁。王马温康来扶顺,手执金鞭驾火轮。差雷打死无道鬼,放火烧死不正神。三尺飞剑龙虎伏,敕令一下鬼神惊”。人的想象力在民间有着极大的发挥,无论级别多高的神灵,无论多么凶狠的魔鬼,只要手续周到,画两道符,点几柱香,就可请得动。而另一些咒语听来却如一首首优美的诗作,请看:“雪山顶上一座台,雪山闭了不曾开。转个老君传妙法,隔山吹股雪风来。一更之时下大雪,二更之时下大霜;三更之时雪愈下,四更雪上又加霜。龙来龙蜕爪,虎来虎蜕皮,山中百鸟蜕毛衣。冰冰冷冷,冷冷冰冰。雪山童子送雪来,头戴雪帽子,身穿雪衣裳,口衔雪水,脚穿雪鞋……”意境之清幽,渲染之适度,把一个冰雪世界传神的送到你眼前,忍不住从脚底向头顶冲上一股寒意。
但正如学者所肯定的那样,“傩”的精彩之处全在于“戏”,也就是用于娱神兼娱人的部分。单看剧目就足以令人心驰神往:《跑功曹》、《五岳归天》、《大战洪山》、《降妖造斧》、《盘学》、《裁缝偷布》、《春兰卖酒》、《湘子度妻》、《平桂回窑》、《双城配》、《仙鹤配》、《赵元求寿》、《钟斛鬼》、《大闹大花楼》、《骑龙下海》……当那些头戴面具的法师兼民间艺人在台上说说唱唱,打打闹闹着天上、人间、海洋及地狱里的悲欢离合故事之时,主家的亲朋好友、乡亲故旧正象我们当年看电影,今天看歌舞演出一校址的感染快乐与悲伤,而一些劝世化人的要义也就通过这样的形式俏俏传入民心并承袭下来。
我甚至怀疑近几年声名鹊起的“高台舞狮”就是由傩戏演变而来而自立门户的。“高台舞狮”类似哑剧,演的是目连救母的神话故事。目连和尚头戴面具请也戴着面具的孙悟空帮助救母,悟空慨然应允。一路上,悟空教了目连根很多本事,然后登上九重天(由九乡八仙桌叠架而成作道具),参拜掌管山水林神的四大天王,然后四方寻母,师徒使尽浑身本事,终于发现目连母在苦海,又经过一番磨难,师徒将目连母(即狮子)救上九重天,目连母亲上天后踩斗谢天恩,三人均成正果。整个表演惊险绝伦,扣人心弦,反映了道真民间艺人高超的技艺,曾先后荣获我省一届、二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表演项目表演奖、金奖,获全国第五届民族传统体育表演银奖。
如果说前述傩戏剧目主要是娱神兼娱人的话,那么高台舞狮则更多地含有绝技表演的成份。绝技,也是道真傩坛不可缺少的项目,它本身是一种法事活动,又具有很高的表演性和浓厚的神秘性在内。在冲傩过程中有很多项目穿插其中,如回煞、断愿、禳关、上树刀、造茅、打解、造船、和送、煞铧等,其中上树刀和煞铧近年已被县民宗局作为表演项目屡屡推出。上树刀又叫刀山或叫上刀梯,在一直柱两边排列36把或72把利刃,锋刃向上,其形若梯,表演者要赤脚踩在锋刃上,一步一步达柱顶,做完法事后再一步一步退下来。煞铧则是将一件铧口放在炭火内绕红后,表演者要赤手赤脚或踩或端,还要张口叨住铧头,四面游走,这里的神秘性至今尚未见到合理的解释。
时光不会倒流,傩戏王国到今天已睁开双眼看着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这方大山之中的神奇土地已不再是这个世界的看客,它将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去响应山外精彩的世界的召唤呢?

上一篇:布依族傩戏
下一篇:穿青人与傩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