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越剧 > 越剧剧本 > 正文

越剧《李娃传》剔目 剧本唱词



李娃传·剔目
(和白)娘子呀,
(唱)我萍踪浪迹寄天涯,萦怀撩乱意如麻,只愿与你常厮守,长安市上同看花。
(仙白)郎君呀,
(唱)说什么萍踪浪迹寄天涯,萦怀撩乱意如麻,你可知少壮若堕凌云志,白了头儿空自嗟。
(和白)咳,
(唱)并非是壮怀潦落,都只为人情险诈。
(仙唱)虽然是人情险诈,且喜你满腹经纶有才华。一朝春雷动地发,四海扬名锦添花,郎君休再闲磕牙!
(和唱)贤德妻苦相劝就把书本拿。
(和白)亚仙,你看这对鸳鸯,一同戏水,好似你我一般光景啊!
(仙白)嗳,你怎么放着书不读,看起针绣来了。
(和白)哈哈哈哈,亚仙呀你看,
(唱)婆娑花枝竹影斜,月明如水透窗纱。正好与你同斗韵,胜似之乎者也耶。
(仙白)嗳,读书时候末应当读书,等你高中之后,尽有时光吟诗斗韵,还是温习诗书要紧!
(和白)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仙唱)他灯前朗诵圣贤句,红袖添香夜读书,子曰诗云把窗课补,鹏程万里展宏图。
(白)你怎么不读呀。
(和白)你怎么不做针绣呀?
(仙白)我在听你读书呢。
(和白)哦,你爱听我的书声么?
(仙白)嗯,我最爱听你的书声。
(和白)如此待小生来读与你听。硕人欣欣,衣锦炯衣,齐候之姝,卫候之妻,齿如编贝,领如蝤蛴,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仙白)怎么不念下去呀!
(和白)啊!二更了啊,要睡末也好睡了啊。
(仙白)郑郎,你振作些精神,再读一会儿吧。
(和白)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仙白)你在看甚么呀?
(和白)我在看你呀。
(仙白)咳!我只道伴你读书,做些针绣,谁知坐在一旁,倒误了你的功课。
(和白)娘子你……
(仙白)我先去睡,让你一个人再静心多读一会儿吧!
(和白)我也倦了。
(仙白)郑郎你呀,你呀。
(和白)好,我读,我读。天也三鼓了,待我亦去安睡了吧。
(仙白)郑郎你怎么来了!
(和白)我……我来找书本子的。
(仙白)呸!四书五经都好好的放在书桌上,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和白)哈哈哈哈,娘子啊!
(唱)脸如芙蓉含朝露,微波两点通情愫,神似秋水胜画图,我意惹情牵还读什么书。
(仙白)你啊……郑郎,我来问你,你究竟为什么不肯读书?
(和白)我么,并非不肯用功读书,只怪你你那一双俊眼,秋波溜睐,顾盼多姿,不由我情愫意牵,这书呀,实在是读不下去了唷。
(仙白)你当真不读书了?
(和白)嗯。
(仙白)哦,你是为了我那一双眼睛,引得你不能静心读书么?
(和白)正是呀,你那一双慧眼,好比两个金钩,把我的神魂都勾得去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情读书啊。
(仙白)哎呀,天哪!苍天!想不到为了我这双眼睛,害得他骨肉分离,死里逃生。如今竟又绝意功名,长此下去,岂不要潦倒一生,永无出头之日了么,也罢。
(唱)鸾钗剔殒双凤目,免你意惹又情牵。
(和白)娘子,亚仙!你,你,你,怎么如此拙见!方才之言,我是与娘子说说玩笑的呀!
(仙白)那么,郑郎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不肯用功读书的呢?
(和白)娘子啊!
(唱)几经忧患历艰险,世态炎凉已尝遍。且不说,落魄饱命赴黄泉。若不是娘子情比铁石坚,残躯早将沟壑填!诗书空读无公理,高官厚爵更不贪恋。倒不如,与娘子,长相依,终老山林胜神仙!
(仙白)郑郎啊!
(唱)非是我一时胡为忒任性,我却是满腹苦衷有隐情。家遭变故落风尘,岂是本性甘下贱?!一鞭断绝父子情,都只为,你至死犹将烟花恋!你本是,翩翩裘马蟾宫客,却害你锦绣前程化云烟。郑郎啊,你纵不把高官慕,你岂不为亚仙念?我愿复郎君昔日志,我愿还郎君旧容颜。
(白)我要世上的人都看一看——、
(唱)青楼女子情非假,这世道人心何凶险!?郑郎啊,你鲤鱼原该把龙门跳,大比之期在今年,青云有路总须上,你莫负亚仙心一片!
(和白)娘子,你的金玉良言,使我顿开茅塞,我的好娘子啊!
(唱)从今后,抛却愤世嫉俗念,发奋苦读为红颜,牢记娘子剔日志,博它个,扶摇直上九重天!
(仙白)郑郎!
(和白)娘子!

上一篇:越剧《李娃传》巧遇 剧本唱词
下一篇:越剧《杜十娘》投江 剧本唱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