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越剧 > 越剧剧本 > 正文

越剧《义救孤儿记》诛奸 剧本唱词



义救孤儿记·诛奸
(程唱)见此情形刺心田,历历往事在眼前。自从寄居在屠府中,光阴已过二十年。把孤儿当作我亲生子,悉心抚养已成年。到如今我未曾对他真话讲,怎奈我身在虎口不敢言。那孤儿还不知真名姓,他与屠贼万分亲热如亲生。到如今他学成武艺已惊人,报仇之事谅非艰。我若是再不对他前情诉,他孤儿今后心肠难改变。再让他认贼作父太痛心,我对不起赵氏满门在九泉。
(程唱)趁此屠贼进宫去,对孤儿把往事仔细讲一遍。如若他天良尚未灭,定然是听此话怒气冲九天,但愿得杀死奸贼雪了恨,也好了却我心一片。展开手卷重又看,一阵伤心泪涟涟。为救孤儿忠良后,断送了多少忠臣贤士实可怜,我程婴也舍了亲生子,到如今无有后根断香烟。
(勃唱)展开手卷看分明,见上面画了许多人,死的死来亡的亡,令人看了好伤心。不知道画的是谁家的事,只可惜这并无姓来并无名。
(程唱)他两人本是一殿臣,文武不和结下恨。穿红的起了杀人心,意欲害死穿紫人。又将他全家满门老和小,三百余口都杀尽。
(勃唱)穿红的心肠太凶狠,不知他叫何名?这穿紫的大人姓什么?
(程唱)他身为丞相名赵盾,那赵盾一子赵朔是驸马,也被那穿红的用计害了命。那时公主身有孕,驸马留旨与手令。倘若日后生一子,赵氏孤儿赐为名。要叫他与三百余口报大仇。
(勃唱)理该报仇又雪恨。
(程唱)那公主生下孤儿后,穿红的又要害死小性命,那时候驸马有个心腹人,他本是草泽医师名程婴。
(勃唱)莫非爹爹就是他?
(程唱)他是另外一程婴,普天下同名同姓多得很。
(勃唱)原来是他与爹爹同名又同姓。
(程唱)那公主将孤儿托程婴,她悬梁高挂就自尽,那程婴抱着孤儿出府去,又撞见了韩厥将军把守门。当场搜出孤儿来,程婴无奈苦求恳。那韩厥激于正义把孤儿放,他自己拔剑就自刎.
(勃唱)那将军为救孤儿自刎死,真是个血性仗义人。
(程唱)可记着他名字叫韩厥,我的儿啊,你理该要将他记在心。那穿红的知道孤儿已被救,他顿时又把毒计生,他要将全国的婴孩都杀尽。
(勃唱)他的心肠好毒狠。
(程唱)那时候程婴有个独生子,与那孤儿是同庚,他先与公孙杵臼去商量,
(勃唱)公孙杵臼是何人?
(程唱)与赵盾原是一殿臣,他辞职归隐居在家门。程婴去求他把孤儿养,等待日后报仇恨。谁知道他说自己年纪老,要抚养孤儿力不能。他叫程婴舍亲生,他自己情愿舍老命。叫程婴抚养这孤儿长成人,
(勃唱)未知那程婴可曾答应人?
(程唱)那程婴他自己性命尚肯舍,何况叫他舍亲生。商量之后去出首,穿红的就将公孙杵臼来拷问。追出了程婴之子假孤儿,剁作三剑丧性命。公孙杵臼为大义,可怜他就无辜的丧残生。……为父就告诉你罢!二十年来未曾诉,今天对你说清楚。你道穿红的是何去何人?他就是奸贼屠岸贾。这画上本是你家事,赵盾丞相是你祖父。你不是我程婴亲生子,你是我舍子相救的赵氏孤。
(勃唱)听一言,痛煞我,想不到这赵氏孤儿就是我。爹娘呀!你空盼孩子二十年,到如今我反而认贼做义父,越思想,心越痛,不杀仇人枉为人间大丈夫。爹爹请上受儿拜,若无爹爹今日世上岂有我?二十年舍子救孤恩义大,胜比亲生父与母。
(程唱)我儿休说伤心话,只要你将血海大仇记心腑。不但你赵氏满门遭惨害,为了你还死了韩厥与公孙老大夫。你若不将仇人杀,地下的冤魂难息怒。
(勃唱)血海冤仇孰可忍,我绝不能再认屠贼做义父。我定要亲手将仇人杀,千刀万剐方消怒。
(程唱)报仇事还须从长作商量,我儿不可太鲁莽。屠贼虽然年纪老,却还是身强又力壮。怕只怕仇未报成儿先死,
(勃唱)爹爹暂且把心放,孩儿如今武艺胜屠贼,谅来不会命先亡。

上一篇:越剧《义救孤儿记》尽义 剧本唱词
下一篇:越剧《状元打更》文素负心 剧本唱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