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越剧 > 越剧剧本 > 正文

越剧《祥林嫂》听他一番辛酸话 剧本唱词



祥林嫂·听他一番辛酸话
(六白)真是天晓得!
(唱)我老六今年活了三十多,这种事情从未碰到过,我虽是生长山野一粗汉,强凶霸道我不会做。
(嫂白)强盗坯!
(六白)唉!
(唱)我老六从小父母双亡故,全靠兄嫂抚养我。都只为少田无产难耕种,我只得深山冷坳当猎户。常言道男子三十成家业,因此上拜托老癞媒来做。只指望高高兴兴配夫妇,又谁知吵吵闹闹起风波。
(嫂唱)那黄花闺女多多少,你寻我苦命寡妇却为何?
(六唱)老癞作事太可恶,事到今日才清楚。他骗我姑娘不肯嫁山里佬,有一位寡妇倒不错,他说你手勤脚俭人忠厚,十人看见有九赞慕。家贫无计难守寡,自己愿意嫁丈夫。
(嫂白)我自己愿意?断命癞子!
(六唱)他还说一为祥林还债务,二为小叔计媳妇。我花去财礼八十千,谢媒钱还不算数。
(嫂白)八十千?
(六白)是八十千,你还不知道?唉!
(唱)我不做强盗不做贼,你道我八十千钱是从哪里来?每日里翻山越岭起五更,风餐露宿落半夜,日晒雨打山间守,冰天雪地把猎围。猎户是四季靠一冬,一冬能积多少财?八十千半是积蓄半是借,拼拼凑凑凑拢来。别人是洞房花烛成双对,我老六是一场欢喜反成悲。十年心血化成灰,今生莫想再把妻房配。我是娶妻不成反欠债,还落得一个强盗坯!
(嫂唱)听他一番心酸话,倒叫我有口也难开。有钱人娶亲是平常事,穷人无钱亲难配。他八十千钱非容易,多少血汗去换来。狠心人得了我的卖身钱,害老六负下了一身债。我恨癞子,怨婆婆,我不应该反将老六来责怪。只见他又是恼又是悔,他独坐一旁发了呆。倒叫我要死不能死,要归又无家归,要闹不能闹,要赔又无钱赔。这真是走也难来留也难,进退两难怎安排?

上一篇:越剧《祥林嫂》青青柳叶 剧本唱词
下一篇:越剧《祥林嫂》阿毛要你好扶养 剧本唱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