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越剧 > 越剧剧本 > 正文

越剧《“色官”审案》狱中对酌 剧本唱词



“色官”审案·狱中对酌
(郑唱)你是一时聪明一时呆,一半儿正来一半儿歪。一招儿妙,一招儿怪。正正歪歪奇奇怪怪叫人又气又可爱。
(崔白)哼,你呀!
(唱)你却是一会儿捧,一会儿踩,说是爱才又忌才。一会儿七品官服强穿戴,一会儿铁窗囚笼相款待。你将我高高举起重重摔,似这等爱才、举才、贬才、忌才,千思万想解不开!
(崔唱)俗话说不打不斗不相识,争争辩辩成良友。
(郑唱)古人云道不同则不与为谋,我与你话不投机偏聚首。
(崔唱)既已聚首当同谋,来来来,对饮一杯和睦酒。
(郑唱)纵然心合人难留,我和你好聚好散好分手!
(崔白)啊!大爷你要破釜沉舟,不做官了?
(郑白)嗳!不必大惊小怪,饮酒,饮酒!
(唱)官员本是人来做,不做官员也是人。做官若不得人心,看看像人不是人。
(崔唱)大爷廉洁令人敬,但不过审案未必丢功名。岂不知巡按钦差留在境,何不呈案上辕门。若得那巡按亲手来审理,天大的案件莫操心。
(郑白)上呈巡按?
(崔白)是啊,是啊!那崔大人定能与你做主。
(郑白)哈哈哈……
(崔白)你因何发笑?
(郑唱)他只会大言侃侃发空论,朱笔挥挥批空文。若将命案向上呈,还不是先人为主强者胜。
(崔白)哦,想必因他贬了你的官职,你心有怨气?
(郑白)不错,有怨有气!
(崔白)如此你说来听听!
(郑唱)萤窗苦读十年长,一叶孤舟入官场。耿耿丹心炽似火,誓为黎民解忧怅。叹只叹鱼龙混杂官宦场,庸官浊吏乱法纲。我立志刚正清廉秉公断,却落得几载沉浮浊名扬。幸得玉梅贤内助,知音知心互体谅。他不为我升贬当作喜和愁,只愿我为民分忧愁。家有贤妻夫无殃,同甘共苦度时光。自得其乐清贫过,岂不料小人白纸告黑状。
(崔白)可是告你刚愎自用,目无上司?
(郑白)你……怎么知道?
(崔白)文房案卷写得明白,还有声色犬马贻误公案……
(郑白)哼!
(崔白)娶青楼娼妓为妻,有失官威。
(郑白)放屁,青楼女子也是人!
(崔白)你,你骂的是谁?
(郑白)骂那无事生非颠倒黑白之辈!
(唱)崔巡按铿锵大言在耳旁,说什么欲清吏治振朝纲。不查不问听诬告,高高在上不寻访。满腹冤屈无处诉,怎不冲冠三千丈?!
(崔白)放肆!
(郑白)哎,你发什么火呀!
(崔白)这……我是替你发的火呀!
(郑白)唉!仔细想来,这火还是发不得。
(崔白)怎么,又发不得火了?!
(郑唱)那娃娃曾把海口夸,他待要澄清吏治安天下。则请罢官荷枪实弹锄归,倚门还看真与假。盼得他安社稷置广厦,气也消怨也化,到那时苍头再出仕,我甘愿为他执蹬牵马!
(崔白)倘若崔云龙为官不正呢?
(郑唱)胸无吴起黄金印,手无老包虎头铡。他若敢涂炭生灵行不法,我撰写一曲戏文传天下。自有那千人骂万人骂,天理昭昭不容他。
(崔唱)声声责声声骂,好似寒冰遇红霞。心中多少糊涂事,冰融雪化见真假,浊流未除反把清风煞。这真是埋头只见文牍多,入境方知谬误大。有多少真真假假待勘察,有多少清清浊浊须访查。清吏治安天下,百官楷模当推他,知音人当说衷肠话。

上一篇:越剧《“色官”审案》夫妻对酌 剧本唱词
下一篇:越剧《西施归越》两小无猜共长大 剧本唱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