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越剧 > 越剧剧本 > 正文

越剧《何文秀》算命 剧本唱词



何文秀·算命
(何唱)清早起来出了城,要劝慰我妻王兰英。白布招牌手中拿,“善观气色”写分明。急急行来不留停,九里桑园叫算命。
(王唱)耳听声声叫算命,想起我夫何官人。我看他平日毫无夭寿相,为什么年纪轻轻丧了命?难道面相看不准?难道命脉里早注定?
(何唱)命中好来命中坏,生死关煞各分明。算得准来再付钱,算不准来不要银。
(王唱)既然先生算得灵,叫他来替我官人算算命。家道贫穷日难度,哪有银钱来算命?
(何唱)声声高叫无人应,不见杨家有动静。难道兰英未听见,难道家中无有人?我想起了杨家家道贫,莫非是无有银钱来算命?我本是京都出来王先生,特到海宁扬扬名。大户人家叫算命,命金要收五两银;中等人家叫算命,待茶待饭待点心;贫穷人家叫算命,不要银子半毫分。倘若家中有小儿,先生还要送礼金。倒贴铜钿廿四文,送给小儿买糕饼。
(何唱)时辰八字排分明,文秀要算自己命。别人的命儿我不会算,自己的命儿算得准。
(白)啊,妈妈,我一不假搬,二不奉承,照命直算,妈妈听道!
(唱)祖造男命二十一,命里规定说终身。他祖上家业全无份,自立成家创前程。出身原是官家子,父母爱他掌上珍。上无兄来下无弟,他是无姐无妹独一人。一周二岁娘怀抱,三周四岁娘离身,五周六岁无关口,七岁八岁上学门。九岁十岁有文昌关,十一、十二倒安宁;十二算到十七岁。啊呀,妈妈!十七岁上有灾星,十七岁命犯天狗星,无风起浪三尺深。朝中奸臣来残害,害他全家一满门。只有此命能逃生,他是穷途落魄去飘零。可比瞎子过竹桥,破船过江险万分。幸得红鸾喜星照,路遇烈女私订婚。男无聘金为表记,女无媒证自成亲。十七算到十八岁,哎呀,妈妈!十八岁又逢大难星。牢狱之灾飞来祸,人命官司带在身。命犯小人暗相害,受屈含冤命难存。
(王唱)我那屈死短命的——官人,夫啊!
(何唱)耳听娘子哭悲声,文秀心中实不忍。怎奈不敢露真情,夫妻权当陌路人。我只能借着算命暗相劝,宽慰娘子莫伤心。
(白)啊呀,妈妈!此命还好啊,是还好!
(唱)幸亏又逢贵人星,贵人相救得重生。十八过去十九春,独占青龙交好运。今年正当二十一,金榜得中做公卿。目下夫妻可相会,破镜重圆得欢庆。妈妈!你们休得不相信,我此命算来一定准。他命中实在不该死,目今还在世上存。

上一篇:越剧《何文秀》私访 剧本唱词
下一篇:越剧《盘夫索夫》盘夫 剧本唱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