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文化网

首页 > 越剧 > 越剧知识 > 正文

嵊剧演员训练班纪实



钱方来 1938年在嵊县曾举办过一次“嵊剧演员训练班”。这是在抗日战争特定的形势下,由当时官方主持举办的一次对艺人的培训活动。它对于推动旧剧改良、进行抗日宣传以及提高艺人地位等都产生过一定的影响。对此,以往越剧史料少有提及,故将本人记忆及了解到的情况纪实如下。
早在1934年5月11日,浙江省教育厅曾以教字第283号训令提倡演戏:“盖演剧足以感动观众,收潜移默化之效。实为能深入民众之有力量的宣传工具。凡工厂、学校、农村,有条件者均应成立剧团。”(《中国戏曲志·浙江卷·大事年表》)但这项训令在各县均无实施之记录。1938年5月,已是抗日战争第二年,浙江省政府制订战时审查戏剧大纲,规定许可标准为“唤起民族意识,与抗日御侮有关及有关民族英雄事迹,倡导急公好义及为国牺牲等”(《中国戏曲志·浙江卷·大事年表》)。由于其时沪浙相继失陷,东南物资大都通过浙赣线运往各地,嵊县也成为通往浙赣线的交通要道,大批物资从嵊县中转。加上沪、杭等地部分商人、工人避难来嵊,经营商业,开设小工场,如宓大昌烟庄、大中钟表店等就是那时从杭州迁来开设的,汽车站附近还开设了好几家电焊、机修等机械修理工场,那时旅馆住上许多江西客商(群众称为江西老板),流动人口骤然增加,本地人也纷纷开设商行、饭店、旅馆,市面明显地繁荣起来。其时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抗日宣传工作开展得十分活跃。乡村救亡协会、业余宣传组纷纷成立,各机关、团体、学校也积极投入抗日救亡活动。在各种形式的宣传活动中,最活跃而受群众欢迎的要算戏剧。当时在城关的就有共产党员组织或领导的城区业余宣传组、流动宣传一队、二队,孩子剧团以及星峰体育会的星峰剧团;再加上外地流动来的热血青年团和驻嵊的十六师的宣传队话剧团等,经常在公共场所、烟业公所、太祖庙、县党部礼堂等场所演出。同时好多集镇和乡村也组织了剧团。他们的抗日宣传戏剧受到了群众极大的欢迎。这期间,嵊县有许多越剧演员也从城市逃难回乡,有的仍组织戏班在城乡演出,有的失业在家。如何组织这些艺人为抗日演出,仍未摆上议事日程。
1938年4月,绍兴县为“利用旧剧的形式,使深入农村去负荷救亡宣传的责任”,办了一个越、嵊剧(越剧当时指绍剧,嵊剧即现在的越剧)伶人和杂技人员训练班(事见朱秉钧、陈德杰《绍兴越、嵊剧伶人和杂技人员的训练与运用》,载1939年《浙江战时教育文化月刊》第一卷,第三期)。
绍兴举办艺伶训练班的消息很快传到嵊县,嵊县也开始酝酿开办嵊剧演员训练班。自称“十年教授,一介书生”的县长方志超,认为嵊剧情节不外乎“落难公子中状元,私定终身后花园”的一套,而且它的声调是靡靡之音,亡国之音,不适于抗战宣传。但县教育科督学费德轩等则认为这并不是剧种的缘故,没有慷慨激昂的内容,照样可以激发民众的爱国热情,说服方志超,决定开办嵊剧演员训练班,由教育科具体负责,方志超兼班主任,教育科长周瑞赓任教育长,教育科督学费德轩任总务主任,教育科科员戚海珊任训育主任,常驻训练班主持日常事务。此外还聘请了小学教师徐绍元担任编剧、俞秋华担任导演、俞梅浦讲解剧情兼拉琴,又请了一位技导,是马塘人金千法(男班著名艺人)。训练班设在城关镇司后街丁家祠堂内,共有男女学员九十八人,都是在乡的艺人,其中有竺水招、尹树春、费莲琴、祝荷花、丁汉香、陈艳秋、王桂玉、叶春琴、谢玲娟、庞金娟、钱笑笑等,于1938年9月1日正式开学。训练班除排戏外,教育的主要方式称为“精神讲话”,讲话人聘请县内党、政、军界的官员和教育界的著名人士,内容主要是:抗日形势、军事知识、防空常识、民族英雄故事、戏剧理论和演剧知识等。那时县长方志超、县党部常务委员张德炎、法院院长颜乐民、国民兵团熊志军、嵊县中学校长应怀发、坎流四科补习中学校长邢传新、二戴小学校长喻元周、剡山小学校长裘翌芳、爱华小学校长钱曾葆等都受聘来讲过话。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十月九日《剡声日报》有这样一则消息:“嵊县嵊剧演员训练班昨日上午八时聘请喻元周先生精神讲话。题为《演员应有之修养》,其内容纲要如下:一、中西演员救国的史例;二、演员本身应有之精神:甲、热心,乙、认真,丙、基本知识,丁、自我教育;三、演员今后应负之使命。下午,女子组实习《奋斗》,男子组正式拟演《从军乐》,情节尚称紧张。又闻今日‘精神讲话’已聘定张委员德炎担任,群情如何,容探续志。”
从这一天的资料中,我们可以知道训练班大体上是上午听讲,下午学戏。而教育界被请去讲话的大都是城关几所著名学校的校长,特别是二戴、剡山、爱华三所小学都有中共党员担任教师,而且他们都是学校中的骨干,几位校长都是有识之士,对宣传抗日很积极,他们的讲话也大致是围绕抗日战争和演员自身的特点对学员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嵊剧演员训练班除了排演《送凤冠》、《张公扫雷》等传统折子戏外,还自编了一出历史剧《卧薪尝胆》。据参与这次训练班工作的费德轩回忆,编这一剧本的动因是这样的:一天,教育科几个人谈起方志超不赞成嵊剧,他认为嵊剧不适于宣传抗日,我们就编一出戏让他看看。编什么戏呢?费德轩在杭州工作时,曾于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冬,看过杭州文明戏剧团在杭州艺专剧社演出的《西施》(林文铮编剧),于是就介绍了文明戏《西施》的剧情,大家都认为很好,便请费德轩写出故事梗概,再由徐绍元执笔写成剧本《卧薪尝胆》。这出戏排成后,在结业典礼上演出,方志超看了连声说好,改变了他“越剧是靡靡之音,不适于宣传抗日”的观点。以后《卧薪尝胆》在麻行太祖庙开戏院时演出,由竺水招饰西施,梁彩鹿饰勾践,很受群众欢迎。此外,训练班还排演了俞梅浦在苍岩新光剧团时编写的宣传抗日的现代剧《奋斗》、《从军乐》等。
嵊剧演员训练班的学员都是自带铺盖,自备伙食来参加的,两个月后结束,学员们分散到各剧团去演戏,其中竺水招、梁彩鹿与男演员谢志云等,王素贞、张少鹏与男演员张云标等分别组成两个剧团,在麻行太祖庙开戏院轮番演出。这次开戏院时间很长,除传统戏外,曾经演出过自编和移植的宣扬爱国主义的新编历史剧《卧薪尝胆》、《荆轲刺秦王》、《击鼓破金兵》等戏。群众耳目为之一新,场场客满,茶馆、酒肆都谈论着太祖庙的戏剧。
在抗日战争期间,嵊县县政府本来以安靖地方为名禁止演戏。1938年11月9日,浙江省教育厅又行文各县,规定城市演出一律须经县政府核准方准开演;乡村附郭一律暂停演唱。但嵊剧演员训练班后,嵊县县政府认定经过培训的学员是宣传抗日的,凡持有演员训练班结业证书的演员,就准于在全县范围内演出。当时,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训练班在10月底结束后,11月有一部分经过训练的演员组团在赵马村演出,崇仁警察所得悉后,通知禁演,但剧团不理睬,于是警察所便派警察将演员押到崇仁。演员费莲琴拿出嵊剧演员训练班的结业证书给所长看,所长不问青红皂白,就把证书撕毁,跟去看热闹的群众大喊:“证书是方县长发的呢!”所长忙拾起碎片一看,果然有方志超的签名章,连忙将演员放回。费莲琴等向县政府告状,县政府给崇仁警察所长记了一次大过。这件事传扬后,各地警察所也不收随便禁演嵊剧了。
在嵊剧演员训练班的带动和影响下,许多剧团都演出了宣扬爱国主义的新编历史剧和抗日战争题材的现代剧。如著名技导邢胜奎,1939年参加了“越民舞台”,并担任副经理,出于爱国热忱,将“越民舞台”改为“七七剧团”以纪念“七·七“芦沟桥事变这个中国人民奋起抗日的日子,并先后排演了《西施》、《岳飞》、《班超》、《擂鼓占金山》、《五虎平西》等剧目,借历史题材来歌颂英勇抗敌的光辉业绩,还演出活报剧《捉汉奸》等。1940年,演员叶彩金率班在宁波演出《好汉活捉东洋鬼》、《戚继光斩子》等宣传抗战的剧本,颇得群众好评。
嵊剧演员训练班时间不长,但在家乡的抗日宣传中所起的积极影响不可否认,所以至今家乡父老还记得。

上一篇:马樟花的身世
下一篇:越剧《碧玉簪》的几次改编

回到顶部